作者:呵壁骚客    来源:征文活动二等奖获奖作品


写在前面

藤本弘藤子·F·不二雄)先生是当代日本的一位著名的儿童漫画家。通常而言儿童漫画并不为社会主流所认可,而对这些作品进行研究的行为甚至会被当做笑柄。正因为如此,所谓的社会主流常常忽略了漫画作品中所投射出的社会现实及其背后的深刻思想和丰富内涵,忽略了幻想世界中小人物所流露出的真情实感,而这些情感与现实世界中的情感同样重要。从这个角度看,漫画作品又何尝不是一种文学?和其他的文学作品一样,漫画同样表达了作者对现实世界的感悟,所以它也是有重量的,只不过它的表现手法更加生动和诙谐。

《关于藤本弘作品中呈现的幻想世界观的研究》

我不敢自诩为藤本弘作品的研究者,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源于我对藤本弘作品的热爱。初次拜读藤本弘先生的作品时,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小孩子,在那个互联网还未普及的时代,能拥有一本藤本弘先生的作品是非常难得的。在当时我便手不释卷,读了一遍又一遍......这的确是个美好的回忆。可惜那本书已经遗失,这也许会让我悔恨一生吧。如今我即将步入大学的殿堂,这意味着我将有更多的时间和能力对藤本弘先生的作品进行深入研究。于是,写这篇文章的想法便油然而生,我想再次探索藤本弘先生所勾勒出的世界,重温藤本弘先生带给我的感动与震撼。

这篇文章就这样诞生了,感谢在背后默默支持我的一群朋友,没有他们的帮助,我是无法写出这篇文章的。当然,限于笔者水平,文中难免会有许多谬误之处,恳请读者宽容指正。

 

一.绪论

自人类诞生以来,人们对世界的探索一直没有间歇。作为宇宙中已知的最高等生物,人类不仅仅满足自身的生存和种族的延续, 而是一代代地寻求着自我存在和世界万象的意义,逐渐形成了人类个体对世界的认识,这就是世界观。随着时代的变迁,人类对于世界的观念一直在发生变化。我们不可以嘲笑“世界是驮在一只巨大乌龟背上的平板”的言语,也不应讥讽中国古人“天圆地方”的学说。正如某人所言:“这个世界本没有真相,其实一直都是这样,没有真正的世界,只有我们以为的世界。”古人的认识带给了我们有价值的启发,我们即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这个世界。虽然人类认识世界的观念一直在变化,但世界观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并没有发生改变,因为世界观在客观上是稳定存在的。

世界观在通常意义上来讲是指哲学意义上的世界观。根据哲学上的严格定义,该世界观是指人们对整个世界以及人与世界关系的总的看法和根本观点。由于这种观点是人类自身对所存在的客观世界生活和实践的总结及凝练,故其具有普遍性和一定的差异性。同时由于世界观是处在不同时空的人们对世界的认识,故其也具有极强的现实性和一定的变化性,它是客观存在的。世界观又被称为宇宙观,在人类的现实社会中,世界观的成功构建对于人来说是极其重要的。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社会文明的进步,人类对世界的总的看法会有所改变,不过这是从整体层面来论述的。对于个人来说,生命的短暂会使个人世界观在一定时期后会趋于稳定。由于哲学意味上的世界观是建立在科学研究和物质证据两方面的客观事实,也即是自然界的一般规律,即使人类如何进步,对于社会和世界的看法如何发生改变,哲学意义上的世界观也是不可改变的。由此看来,哲学上严格定义的世界观是人们对现实世界的被动接受后所产生的结果。

相较于哲学意义上严格定义的世界观,藤本弘作品中所呈现的世界观并不受现实世界的约束。这种存在于文化作品中的世界观一般被称作幻想世界观。该世界观构建的唯一的限制因素即是创作者所持有的想象力,故幻想世界观的创建和设定是基本自由的。文化作品中所呈现的世界并不一定真实存在,它一般是虚拟仿真的。即使如此,但它却是真实世界在幻想世界中的映射,并能够用虚拟手段折射出部分社会现实,从而重建人们对现实世界的认识,构建出一个新的精神世界。可以说,幻想世界基本代表了创作者对于真实世界的认识和感悟,也反映了创作者对于社会现实和文化差异的理解和深思。

文化作品中所投射出的幻想世界观是作者想象力和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集中体现,是创作者创作时所处的现实社会环境的缩影。恰似空想社会主义的创始人托马斯·莫尔所虚构的理想世界乌托邦一般,藤本弘也在其作品中流露出强烈的虚构现实世界的愿望。藤本弘作品所表达的世界观,包含了他本人对人生价值的许多思考。根据笔者分析,藤本弘世界观是以人的生存和延续为核心,还包括幻想与现实的交融,人性与本能,童趣与纯真。本文将从藤本弘所处的社会自然环境、人文环境和其个人经历及部分漫画作品出发,探寻藤本弘作品中所呈现出的整体世界观,并尝试分析藤本弘幻想世界观对现实世界所提供的借鉴意义与启发。

 

二.藤本弘所处的社会自然环境对其幻想世界观构建的影响

(1)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对藤本弘幻想世界观的影响

藤本弘先生诞生于1933年12月1日。根据时间来看,他的童年恰处于二战初期,而此时日本国内弥漫着浓郁的军国主义气息。由于战争的发动,日本本土的经济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一方面,尽管日本在当时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发达国家之一,但是日本政府积极备战,为了维持战争供应,几乎将所有的资金投入到军费之中,这直接导致日本国内物质资源匮乏,普通民众生活压力巨大;另一方面,日本政府为了稳定民心,便采取强制措施控制了媒体宣传和社会舆论,对平民进行军国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的洗脑。在这种畸形的社会风气下,平民没有形成或是不敢发表自己的意见,因此绝大多数普通民众只能成为日本政府野心不断膨胀下的受害者。在这双重压力下,不少民众感觉生存无望,特别是幼儿难以生存,常悄无声息地死去。战争给日本普通民众带来的巨大灾难和无尽苦痛,使藤本弘对战争的反思更为深刻和真切。

《关于藤本弘作品中呈现的幻想世界观的研究》
《关于藤本弘作品中呈现的幻想世界观的研究》

与同是在战争时代出生的同龄人相比,藤本弘的境遇相对来说确实是幸运的。研究数据表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期,日本的出生率高达31.7‰,在这种社会情境下,藤本弘却是独子。年幼的藤本弘体弱多病,身体状况不佳。这些因素意味着藤本弘能够得到父母更多的宠爱,但是他的父亲却在他很小的时候便过世了。在当时那种非常时期,作为家中顶梁柱的父亲的过世对藤本弘家庭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自父亲去世后,藤本弘便和他的母亲相依为命。这种单亲家庭生活对于幼时的藤本弘来说的确是一种打击,它直接决定了藤本弘的性格取向。根据前人研究,单亲家庭的孩子会比普通家庭的孩子更易感到孤独和自卑,但是他们却更容易独立。通过藤本弘所作的漫画我们可以发现,绝大多数漫画主人公的家庭是非常幸福和美满的,他们基本都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并且有一群可靠的伙伴在陪伴着他们。对于藤本弘来说,这种幸福和美满正是他幼时内心最淳朴的愿望。后来藤本弘回忆道:“老师和父母都很遥远,相反,虾虾霸霸的小孩却无处不在。”这也许是他当时内心最为真实的写照

《关于藤本弘作品中呈现的幻想世界观的研究》

由此我们可以发现,藤本弘幼时所处的那个年代是异常艰难的。战争的爆发和父亲的早逝使这个原本是中产阶级的家庭的生活变得更为艰苦,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由于藤本弘幼时备受父母的宠爱,他养成了胆小软弱的性格,加之其身体条件差,故常常受到来自同龄人的排挤。藤本弘用这样一句话描述他的童年时光:“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个毫不起眼的孩子……性格内向,也不敢在大家面前大声说话,喜欢在角落里呆呆地沉浸在幻想中。”身处这样的环境之中,藤本弘的童年可以说是灰暗无光的,而作为一个经常被周围社会孤立的孩子,他往往会认为社会是冷漠的,根本没有任何友善可言。笔者推断,藤本弘先生的生命中一定存在这样一段自卑的时期,来自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双重压力,通常会导致一个人就此堕落,然而对于不同的人类个体而言,童年感受社会现实的灰暗经历也许会被赋予与通常情况差异极大的含义,甚至是大相径庭。藤本弘即是如此,他没有像其他有类似境遇的孩子一般自我堕落,而是在漫画的世界创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番新天地。世纪的漫画家藤本弘先生后来直言:“是幻想拯救了我。”由此可见,童年生活给予藤本弘在其所创作的作品中的幻想世界观的不是生活的苦难与社会的黑暗,而是来自幼时藤本弘内心深处对生活和生命的热爱以及对世界和平的希望。

从一个孩子的角度来看,战争无疑是魔鬼。目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藤本弘,在自己的作品中透露出了对当时社会的不满。从藤本弘在日本二战战败后所创作的作品《乌托邦-最后的世界大战》中就能依稀感觉到这点。人类文明的发展不一定会带给人类和平,但是社会的变迁却会导致人类野心的无限膨胀,最终导致人类灭亡的一定是人类自身。出于对战争的痛恨与反思,藤本弘将反战的观念融入到自己的作品中,将战争的壮烈场面和残酷事实用幻想的手法表现给读者,深深的震撼着读者的内心。在其与战争相关的作品中,藤本弘大量运用暗示和影射来反映当时的社会现状,并且针锋相对的抨击当时日本政府饱受诟病的集权专制,通过漫画投射出他对日本社会的担忧。在笔者看来,这种方式的威慑力丝毫不亚于任何主流讽喻文体。恰如屈原一曲离骚,抒发了自己去国离乡的忧愁和对国家前途的担忧,然而国中却并无知音可以理解自己,最后这位伟大的诗人只有选择以身殉国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一片赤诚之心。而藤本弘将他的思想倾寄托于自己所钟爱的漫画,在漫画中记录他曾经经历过的世事沧桑和人情冷暖,并在幻想层次通过艺术创造反映出社会制度的黑暗以及他自身对民族复兴的希望。

《关于藤本弘作品中呈现的幻想世界观的研究》

尽管藤本弘采用的是漫画这种以利用夸张和比喻为主的艺术形式,但是,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并不是一位浪漫主义的漫画家。对此,日本藤本弘纪念馆执行馆长藤本雅恒介绍道:“和现在新时代的日本动漫界推崇‘消费主义’、‘逃避现世’、‘娱乐至死’和‘享受形而上学’不同,藤本弘是个彻底的现实主义者,他笔下的故事非常脚踏实地,对人生不钻牛角尖、不强求、不打鸡血,但很乐观、很积极,有种令人越读越起劲的精神。”浪漫主义者笔下的世界一般是虚幻而不真实的,而现实主义者有着明显不同于浪漫主义者的特点,其笔下的世界一般是虚幻但真实的。正因如此,藤本弘在二战时期所经历的生活为其今后的创作生涯提供了良好的现实依据。藤子笔下的人物大多都是稚气未脱的青少年,而在当时同样处于青少年时期的藤本弘,正是在那个充满硝烟味的世界中获得了思想的启蒙。

总的说来,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社会自然环境带给藤本弘先生的影响毫无疑问是巨大且受益终生的。正是处于这样一个社会自然环境,藤本弘的人格和思想才有了其他现今漫画家所不具备的先进和真实。战争带给他的不仅仅是一次不愉快的回忆,更多的是引发他对人类生存和延续的思考。正是这场惨绝人寰的世界大战,给年幼的的藤本弘造成了心灵上的震撼,使他对今后社会上所存在的种种现象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这个时代也为他的风格形成提供了一个总的方向,乐观积极地对待幸福美满或百般曲折的生活。

(2)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时期对藤本弘幻想世界观的影响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日本国内面临着国家政治、经济、教育等多方面的重大问题,经历了战火与硝烟的日本需要在很长一段时间的自我修复后才能重焕生机。藤本弘出道的时期恰好是日本经济和科学技术持续发展的时期。从小就热爱幻想的藤本弘,对科幻题材的漫画有着浓厚的兴趣,加之受到对推广科幻不遗余力的手冢治虫的影响,此时便以科幻题材创作为自己漫画最早期创作的重心。科幻题材的作品极具伸缩性和逻辑性。由于这类作品是要在尊重科学结论的基础上进行合理地设想,故掌握一定的科学知识是必不可少的,这就要求作者需要有一定的知识储备。毕业于中专电气系的藤本弘正是一位理科青年,在当时那个科学技术日新月异蓬勃发展的年代,作为理科生的他的确具有描绘科幻世界的潜力。这即是社会与自身两方面因素对藤本弘今后创作方向的指导。

正因如此,藤本弘的作品对于科技题材的运用极具多元化,从而构建了藤本弘世界观中不可或缺的幻想与现实的交融。他从小就有的幻想与新时代的科技创新结合在了一起,在他今后的作品中这种艺术手法多有体现。正如斯蒂芬·霍金所言“我们发现自己处于令人困惑的世界中。我们要理解周围所看到的一切的含义,并且询问:宇宙的本质是什么?我们在其中的位置如何,以及宇宙和我们从何而来?宇宙为何是这个样子?”,藤本弘于科幻作品中尝试探寻这些问题并且在作品中给出自己的思考或是答案。在那个时代,藤子自幼诞生的幻想发生了迸射,凝聚了科学·幻想·人文的作品如雨后春笋般不住地涌现。经过常磐庄时期砥砺与磨练后的藤本弘,在这一时期的终结后的70年代,步上了时代潮流的高速列车。在当时,日本与科幻题材有关的文化作品几乎同时进入了一个高速稳定发展的阶段,而以科幻题材作品为核心创作的藤本弘,同样受到了来自时代的鼓舞。这个时期同样也是藤本弘创作的高峰期,他的代表作品基本都在这一时期发表。

《关于藤本弘作品中呈现的幻想世界观的研究》

科学与幻想的交融并不是如同金属碰撞般冷血无情,藤本弘在这一题材的作品中依然闪耀着人性的光辉。而幻想世界所呈现的繁荣和温情,与当时日本的整体社会氛围密切相关。70年代的日本正处于国家经济教育飞速发展的黄金岁月,二战及二战结束后的一段时期的贫苦生活成了人们心中渐渐淡去的记忆。当时世界上的科学技术迅猛发展,阿波罗登月成功,计算机技术开始崛起,生命科学与核物理学不断涌现出重大发现,这些无不引发藤本弘内心的强烈震撼。因美国星球大战计划和美苏争霸而引发的太空探索热潮,更促使他将目光投向深邃未知的宇宙深处。此时,包括藤本弘作品在内的所有的科幻作品都在试图解答人们对未来的疑问,其中不乏以宇宙为背景的宏大而辽阔的想象。正是社会科技的进步带动了无数的浪漫主义人文幻想,而将幻想付诸实践的过程,又反过来推动了科技进步。正是这种科学与幻想的良性交融,赋予了那个时代其他时代所没有的科学探究精神。优良的社会风气影响了整整一代人,正是那一代人的奋斗,成就了我们现在这一代人的幸福生活。

《关于藤本弘作品中呈现的幻想世界观的研究》

在幻想与现实交融的作品里,能够体现出人性的光辉的已然很了不起,而藤本弘先生又进一步将科学·幻想·人文在作品中发挥到了极致。在《铁人兵团》中,我们就能感受到藤本弘潜藏于漫画作品中的无法言说的精神力量。一个外星机械文明被赋予了历史人文的厚重情感和神话传说的强烈色彩,这仿佛就是一篇波澜壮阔的星际史诗。外星机械文明的冷漠和暗淡与地球五人组的友谊和希望发生了碰撞,最终人类的真情感动了机械,这即是人类所拥有的超越国界和民族的终极力量。为了防止自己所构想的幻想世界遭到破坏,藤本弘天马行空般地在幻想世界中创建了一个二重幻想世界......这个世界已经不再是现实世界的再现,藤本弘赋予了它更为深层的含义。二重科幻世界深深震撼了读者的内心,而读者又能在二重科幻世界的建立与重生中体会到一种“千龄兮万代,共尽兮何言”的无奈感。由此,藤本弘利用二重幻想世界阻止了幻想世界的破坏,又通过描绘幻想世界的破灭来唤醒人类社会的良知。在冷静的思考和分析之后,读者即会对藤本弘作品中投射出的的各种社会现实和科幻现象有更深层次的认识和理解。有谁能想到一部漫画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藤本弘的幻想世界具有极强的代入感和魔幻性。在笔者看来,藤本弘幻想世界的整体思想程度,已足以和现实世界相媲美。

《关于藤本弘作品中呈现的幻想世界观的研究》

到此,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藤本弘幻想世界观在日益成熟和自我完善,这种世界观已经不再是利用碎片化的奇思妙想进行明显拼凑的人工作品,而是逐渐形成了一个有机体。夸张的说,藤本弘的幻想世界观被藤本弘赋予了生命,它间接推动了藤本弘作品的宏观发展。藤本弘被这个时期的科技创新所感染,对科幻这一题材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性和创作能力,他清醒地认识到科学技术进步带给社会的两面性,并通过漫画这一艺术手法透露出他对人类未来的担忧与企盼。

 

三.藤本弘所处的人文环境对其幻想世界观构建的影响

(1)基于日本传统精神价值观念下的藤本弘幻想世界观的起源

藤本弘先生出生在日本,众所周知,日本的传统文化源远流长,人文生活气息浓郁。经历了两千年的封建统治后,1868年,日本的新兴势力通过革命推翻了德川幕府的统治,夺取了全国的统治权。之后由于日本实行资产阶级革命,日本迅速转化为了资本主义国家。同民国初期的中国一样,日本的封建思想残留十分明显,由于经历了长期封建时期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的熏染,当时日本的等级制度依旧十分森严。等级制度的森严使日本人的信仰变得专一而有序,他们一直坚信精神不可磨灭,这在二战中就深有被体现。根据记载,在当时日本的广播电台里经常可以听到这样的说辞:“物质资源是有限的,最终也只能走向覆灭,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由此看来,对精神的推崇是整个日本文化的核心。而日本对精神的推崇主要体现在民众倾向于信赖详尽的行为规范,这种行为规范主要存在于日本的家庭之中。在藤本弘先生的作品之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日本家庭中所呈现的日常行为规范以及隐性的等级制度,但这种制度并不是一种上级对下级精神的压迫,而是为了平衡或是调节幻想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关系。幻想世界观发展的不确定性使作者对其更加谨慎,要知道,一个有悖于社会人文观念的作品是不会得到社会舆论的肯定的。正因如此,作为土生土长的日本人,藤本弘必须以自己国家的精神价值体系来为其作品搭建框架,这样日后才有向外开拓的可能。

而在日本的精神价值体系中,显然道义和名誉是最重要的,这些精神反映着个人的自我修养。在这样一种环境下,藤本弘自幼形成的胆小懦弱的性格与这个鼓励个人展现自我的社会格格不入。史料记载,藤本弘幼时运动能力差,成绩中下游,不思进取,缺乏意志力,不善交际......幼时的藤本弘即是如野比大雄一般的孩子,是与安孙子素雄长达半个世纪的友谊使他重拾展现自我的信心。安孙子说道:“倘若他(藤本弘)没有遇见我,他绝对成不了漫画家;倘若我没有遇见他,我也绝对成不了漫画家。这正是命运的召唤,时至今日,我仍铭感于心。”藤本弘和有着相同境遇的安孙子素雄结为了朋友,这使藤本弘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更为积极。传统的道义力量静静地敲开了藤本弘曾经闭塞的心扉,而这种力量作为最为普遍的人性与本能穿插在了藤本弘所作的几乎所有的作品中。简而言之,这种力量就是友谊。熟悉藤本弘作品的人都知道,在他的作品里,主角团往往会在最后关头迸发出无限的友谊力量,这种力量可以冲破一切的邪恶势力。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朋友对于藤本弘内心的影响是多么的巨大,而这种影响近乎贯穿了藤本弘的一生。

《关于藤本弘作品中呈现的幻想世界观的研究》

安孙子素雄的到来对于藤本弘来说即是觅上了知音,为藤本弘构建现实世界观增加了一丝温情。现实世界观中人性与本能的存在使藤本弘幻想世界观的思想产生了巨大的飞跃,而对于任何国家和民族来说,人性与本能中所存在的积极意识便是鼓舞人们前进的动力源泉。日本本土文化所推崇的返恩意识使联系藤本弘和安孙子素雄的纽带愈发紧密与牢固,他们形影不离,互帮互助。笔者认为,日本漫画界的高度繁荣,与日本所拥有的这种人文环境是分不开的,而同为礼仪之邦的中国,在这一方面却是逊色不少。从某种意义上说,安孙子素雄与藤本弘的结识是藤本弘走上漫画之路的开端,尽管之前他也有过画漫画的经历,但这种行为不久便被父母禁止了。由此可见,安孙子素雄的出现是藤本弘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正是这次难以置信的相遇,奠定了藤本弘漫画人生的基础。日本传统心理作用带给藤本弘的不是一味受排斥的挫折,而是受益终生的坚不可摧的友情。

就日本传统而言,日本社会普遍存在着双向责任关系,人际间的信任一旦达成便会愈加深厚,这是日本民族主义和个人责任的一部分。与朋友的交流沟通触发了藤本弘内心对人性与本能更深层次的探究,他也尝试在自己所创作的幻想世界中进行了一次大胆的设想。在《哆啦A梦》中他提出了“独裁者按钮”这个超乎现实的道具,通过人物间发生的各类事件毫无保留地展现了人类对权力永无止境的野心。在故事的进展中,藤本弘借野比大雄之手,假想了人类成功实行独裁主义后的结局。在当下这个以集体为生存基石的社会,我们可以试想这种故事的结局,随着世界上的人类一个接一个地消失,独裁者会逐步获得到野心膨胀带给他的快感。但是,独裁者内心产生所的空虚感和麻木感却会在这一过程中被无限地放大,等到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人能与独裁者交流沟通之时,独裁者内心产生的空虚感和麻木感便会被放大到极限。远离了人类集体社会的独裁者恰似幼年时期的藤本弘,丝毫感受不到人际间的信任与真情,而最后,孤独和悔恨不断冲击着独裁者的内心,他会产生发自内心的悔意和痛苦。这种境遇也许是对社会上的野心家最直接的警醒。藤本弘的幻想世界观中充满了对人性与本能的质问与反思,在漫画的最后,藤本弘借野比大雄之口对独裁者发出了会心的一问:“独裁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确发人深省。为了维持幻想世界的平衡,藤本弘在这一道具上的设定也同样引人深思:当使用者后悔时,消失的人都会回来。由此可见,藤本弘相信任何人都具有人类的良知,即便他是一名独裁者。在这个故事中,我们通过观察野比大雄在情节发展中的心理波动,似乎可以窥见存在于人性中的至恶面和至善面。正是因为藤本弘对人的本性理解的深刻,他所创造的人物形象才会更加具有血肉感,其幻想世界观中所体现的的人性和本能才会给读者带来最为真实的思想冲击。

《关于藤本弘作品中呈现的幻想世界观的研究》

人文环境的熏染使藤本弘思想上产生了对人与社会十分深刻的认识。对于藤本弘来说,人文环境的熏染不仅起了简单的导向作用,从更深处来看,人文环境的熏染还具有构建灵魂的作用。日本传统文化的核心是“忠”,而对于朋友来说是“信”,这种扎根于文化深处的束缚使藤本弘漫画创作的核心价值取向变得明晰。纵使时光飞逝,沧海桑田,人文环境的影响也是存在的。成就一位名人最根本的因素就是祖国文化的熏陶,而日本人崇尚精神的特性,正好给了藤本弘这样一个机会。

(2)凝聚真实世界所存在的古老幻想于一体的藤本弘世界观的成熟

藤本弘作品的受众人群一般是少年儿童,基于此,童趣与纯真在其的作品中的体现也十分明晰,而对古老幻想中的世界和人物形象进行再创造也是藤本弘作品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古老幻想一般指的是传说故事和寓言等,这些题材的作品一般具有较强的教育性和讽喻性。根据前人研究,古老的传说进入日本现代儿童艺术作品(主要是儿童文学)时,大致呈现以下出三种状态:(1)基本保持传说的原貌,作者以儿童艺术作品的基本创作要求为标准对其进行修订,此种类型的典型范例为小川未明的童话和赤羽未吉的图画书;(2)不遵循传说原貌,仅以其为背景,将传说中的某些重要元素引入儿童艺术作品,这类的典型范例为安房直子、阿万纪美子等人的作品;(3)将传说部分完全抽离传统文化语境,赋予其中人物与以往全然不同的面貌和特征,仅保留人物的名称或标志性符号,此种类型的典型范例为新美南吉与中川李枝子等人的作品。根据藤本弘作品所体现的整体属性,笔者认为,藤本弘艺术再创作的范畴属于第二类和第三类状态。对于古老幻想的描绘使藤本弘作品充满了一种历史厚重感和传统人文情怀,而传说的形成和发展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这一演变的过程既融合了不同时代的劳动人民对大自然的敬畏和感触,又直接体现了人类世代世界观念的变迁。藤本弘将蕴藏于古老幻想中的古代智慧结晶重新发掘,并根据自己对世界的理解赋予其新时代的意义。

因为藤本弘作品的读者自小接受神话传说故事的熏陶,并且由于藤本弘作品立足于生活现实的特性,所以读者在阅读其作品时常常可以感受到一种难以言说的亲近与和谐。故事中的人物或事件是读者自幼就熟悉而又有一定差异的,出于人类对未知的好奇,读者往往会被故事深深地吸引,并不断根据作者所设计的情节来探寻新编神话传说的后续发展。在这一过程中,人类的童趣与纯真将会从令人身心疲惫的现实世界中剥离,随着故事的情节进入作者所创建的幻想世界中。而在故事的最后,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却早已不言而喻。古老幻想带给读者的故事体验是现实事例所无法替代的,而古老幻想的教育意义也是历经时间反复考验的。藤本弘故事新编式的创作,在很大程度上起了一石二鸟的作用,这种艺术手段带给读者的不仅是对古老幻想的再次思考,还有对在古老幻想存在下的现实世界的反思,让读者能够找回人类最初的本心。

藤本弘对古老传说的再创造能力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以《龙宫城的八天》为例,藤本弘将古老传说与超现代科技融为一体,在其中穿插不同的人物事件,从而构成了一篇令人匪夷所思却又合情合理的故事。作品以浦岛太郎的故事为蓝本,其间穿插着海底人的传说,我们在此不得不惊叹于藤本弘的想象力。作者在故事中穿插介绍了龙宫城的起源:超高科技的文明为了逃避战火的侵扰而潜入了海底。而在简短的故事情节中,这个文明的基本属性也被清晰地透露。海底人所建立的是一个君主立宪国家,它基本具有一个现代国家所具有的所有政治机关,比如议会和法庭。可想而知,在藤本弘看来,人类的发展历程可能是相同的,而人类的本性也基本是相同的,人类的发展也和世界的发展一样,是循环往复的。人类的贪婪和野心将会导致文明的覆灭,而毫不间断地进化历程又会使人类文明重获新生。这个故事带给我们的不仅是来自藤本弘式科学幻想的震撼,还包含了作者对人类本性发自内心的质问。可以说,藤本弘幻想世界观被他完整地呈现在了这个故事中。举例而言,在故事的发展中,所体现的藤本弘世界观包括来自古代幻想和科学实际交融而折射的幻想与现实的交融、由海底人为了避免战争造成人类种族灭亡的悲剧这一行为而表达的对人的生存和延续的思考、由海底人为防止泄密将五人组扣押以及远古时期人类战争而显露出的人性与本能、由故事的最后龙宫城公主相信五人组不会泄密而展现出的作者内心坚信的童趣与纯真。回看整篇故事,我们发现原浦岛太郎故事的中心思想在作者的笔下已悄然改变,作者由时光易逝联想到的关于人类生存和延续的思考几乎占据了全篇,而这也正是藤本弘作品中最为核心的思想。

《关于藤本弘作品中呈现的幻想世界观的研究》

由此可见,藤本弘对于古老幻想中思想的领会是非常深刻的,他的作品以古老幻想思想为躯壳,以自己幻想世界观为灵魂,其艺术内涵意味深长,令人回味无穷。而古老幻想不仅仅是给予藤本弘幻想世界时间和空间的延伸,更为深层的是寄托于藤本弘幻想世界中的来自古老幻想的发展和深化。时代的更迭赋予了这些古老幻想更为丰富的含义,而这些含义的载体便是同藤本弘一样的新时代的艺术家所创作出来的艺术作品。

总而言之,对古老幻想的二次创作体现的是藤本弘自身对历史人文精神的多方面体悟。他赋予了古老幻想以现代意识,使幻想世界更加具有“桃花源属性”,让读者感觉到饰以科学幻想的古老传说也终究只是南柯一梦,这种迷幻模糊会使读者领悟到现实世界的唯一性,从而更加珍爱这个世界。就藤本弘幻想世界观的发展来说,古老幻想世界的融入给予了幻想世界观更为复杂的潜在属性。正如铁人兵团中人为创造出的二重幻想世界一般,融入了古老幻想所构造出的多重幻想世界给予了幻想世界更为丰富的内容,也使故事发生的场景多次发生改变,从而直接保护了藤本弘内心最为钟爱的一个幻想世界。作者竭尽全力想要保护他心中的那一方净土,让战火和破坏降临在幻想世界的附属世界里,而这些努力正是代表了作者内心对人类生生不息的生存和延续的希望。

 

四.藤本弘的部分人生经历对其幻想世界观构建的影响

藤本弘先生所度过的一生是短暂的他的最后时光仍旧是在画桌上度过,由于过高强度的劳作,62岁便与世长辞了,这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他在画桌上度过了生命的最后时光,在生命之火即将熄灭时仍旧在陪伴着他所疼爱的角色们。但是他的一生是非常有价值的,他把他的一生奉献给了世界上的孩子们。藤本弘用他的画笔创造了一个极富生机的幻想世界,而这个世界之所以能持续缓慢地发展,是与藤本弘的人生经历密切相关的。

童年时的藤本弘,与野比大雄极具相似性。

“那个大雄啊,有个特别出色的地方,一般人不会注意到。他虽然确实是个没用的人,但却会经常反省自己。哪怕只是一点点,也想做得比现在更出色。不管受到多少挫折,还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好。就凭这一点,我觉得大雄就是个非常出色的孩子。”这是后来藤本弘对与野比大雄的评价,而仿佛他是在评价少年时的自己一般。藤本弘的漫画梦产生于童年时代。据记载,藤本弘在当时就已经开始用漫画的形式呈现自己脑海中的幻想,不过被父母发现其沉迷其中后,他便搁下了画笔。当时社会也并不认可漫画这种艺术形式,认为这是一种难登大雅之堂的俗人玩艺儿。可以说,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反对差点使一位未来的漫画家被扼杀在了摇篮里;而安孙子的到来,就好像是一次命中注定的思想上的拯救。

《关于藤本弘作品中呈现的幻想世界观的研究》

在高冈市定冢小学,藤本弘和作为转校生的安孙子素雄不可思议地相会了,对漫画持有相同热情的他们不久后便形影不离。他们的家庭背景也是极为相似,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他们在性格与思想上能够产生共鸣,而这次相遇即是他们的漫画生涯的始章。正如前文所述,与安孙子长期默契合作的经历带给藤本弘的是一场来自灵魂内部的解脱,是一次发自思想深处的开悟。朋友间的情谊使藤本弘认识到世界原来也存在善面,给予了藤本弘幻想世界更多人性的力量。

但是拥有挚友的藤本弘的圆梦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一路上的耐心、坚持和反省才使他们变得更加努力地向前迈进。1947年,手冢治虫新创作的《新宝岛》在二战后的日本掀起了一阵旋风,给当时的人们造成了巨大的震惊和冲击,而这件事情同样激起了藤子二人组创作的热情。根据安孙子回忆 :“我们忙不迭地买下了那本书,直奔公园。在公园的相扑馆,两个人激动地翻开了这本书。从翻开封皮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被那本书迷住了。少年侦探皮特驾驶着敞篷车的画面,真是酷呆了。像电影一般的单元划分,分镜头...... 原本是无声的漫画,可那呼啸疾驰的汽车声音,加上周围风景的各种声音,和着各种背景音乐一起进入了我们心里。我们两个电影迷,顿时就感到,这简直就像是画在纸上的电影。”我们可以想象他们当时内心的激动。两人如同发现新大陆般地顿时被漫画所吸引,从此两人视年长五岁的手冢治虫为偶像,仔细研究手冢治虫的每一幅作品,他们就这样开始了对漫画一生的追求。时至今日,我们仍然能在藤本弘的漫画作品中中体会到主人公购买一本新刊漫画时的激动,也许藤本弘先生是想用这种方式把当年的激动带入幻想世界,然后藉由幻想世界跳出时空的束缚,最终把激动带给我们吧。

《关于藤本弘作品中呈现的幻想世界观的研究》

之后二人便从反复模仿《新宝岛》开始,一步步地开拓自己的道路。1951年,寄托了两人梦想的漫画杂志《少太阳》完成了。从漫画到小说,从封面到广告,都是由两人纯手工打造,可想而知这部杂志凝聚了他们多少心血。“初升的旭日不久将会艳阳高照,”安孙子说道,“我们把理想寄托在这本杂志上,杂志因此得名。”

在《天使阿玉》的画稿被采用后,身边人对藤本弘和安孙子素雄的看法似乎有所改变。根据记载,除了安孙子因为漫画的连载受到老师的表扬外,两人的母亲也都同意了两人出道。或许是由于时代观念的改变,漫画这一艺术形式渐渐获得了小部分社会主流的认可。而这对两人来说无疑是巨大的鼓舞,来自手冢治虫的夸奖也使两人对于漫画创作有了信心。于是他们辞去了手头好不容易得来的的工作,前往东京深造。在手冢治虫的资助下,他们搬到了常磐庄这个日本漫画界的圣地,开始了他们一生中最为难忘的岁月。

《关于藤本弘作品中呈现的幻想世界观的研究》

但是事实上,在他们去东京时(20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正是漫画业的黎明前夜。社会上的人对漫画的态度非常冷漠,漫画被视为“坏书”,常常受到来自各方的的质疑和诟病。“人,要有非我莫属的自信,这自信于将来,就是莫大的能量......我想,我也正是如此,当年的自信,便是我的原动力,它使我当上了漫画家,一路坚持画到今天 。”根据安孙子的回忆,他们一直坚信着自己的选择。他们相信:“不管别人说什么,对于指责批评,我们们不去辩解什么,一门心思画漫画才更重要。”在那个对漫画质量要求极其严苛的时代,藤子二人组将自己视为第一读者而严格苛刻地进行创作,为今后的辉煌打造了坚实的基础。

在常磐庄的岁月里,给予藤本弘深刻感触的除了生活的艰苦和同伴们对未来的憧憬外,还有来自先辈的关照,而这份关照来自新漫画党的总裁寺田博雄。寺田经常照顾藤本弘他们,尤其在经济方面给予了他们莫大的支持。可以说,常磐庄的青年们就是在寺田的资助下度过了出道后的最困难时期,他们在生活上互帮互助,在常磐庄里营造了充满兄弟情谊的积极氛围。藤本弘在常磐庄时的这段岁月是他漫画生涯中至关重要的一段时期,在这里他实现了自己想成为漫画家的梦想,并且开阔了作为一位漫画家所应有的眼界。如此说来,藤本弘幻想世界观的大体框架已经被搭建完毕,历经岁月磨砺的藤本弘,于生活中感悟到了今后创作的方向:把欢乐带给孩子们。

之后的时期便是藤本弘幻想世界观不断完善的时期,这段时期来自创作的压力仍然存在,不过这些压力是建立在社会渐渐对漫画这类艺术形式给予肯定的基础上。而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藤本弘开始了《哆啦A梦》的连载,持有一颗童心的他一直醉心于《哆啦A梦》的创作。纵使在这一过程开始前他也品味过江郎才尽的绝望,但幻想与现实组合的压力迫使他突破了儿童漫画家的界限,开启了与他以往作品风格迥然不同的“异色”时代。如果说藤本弘的其他作品是对于其幻想世界观起到一种修饰和润色的作用,那么藤本弘的“异色”作品即是对幻想世界中人性的试验。藤本弘的最高层次的幻想体现在他的“异色”作品中,这些作品情节跌宕起伏,想象诡谲多变,叙事连贯完整,结局峰回路转,从思想层面上评介是藤本弘幻想世界观的侧面引用与深化。相较于其他作品而言,藤本弘将他对社会的批判毫不掩饰地注入到“异色”作品中,这是对于社会灰暗现实的最为深刻的反省和深思。

至此,藤本弘人生经历的广度决定了其幻想世界观的丰富程度。藤本弘一如既往地坚持漫画的道路,读书万卷,虚怀若谷。是他奋斗的一生造就了其幻想世界观的积极发展,而他对漫画创作的热爱,使他的作品呈现出高度一致的思想。安孙子说道:“ 我漫画里的主人公,大多是童年丧父,由母亲含辛茹苦抚养成人。并且都是家中长子,总要为了家庭、为了家人、为了兄弟姐妹全力打拼,性格非常强韧的类型。令人遗憾的是,在现今这个时代里,已经很难再看到这种亲情了。孩子、社会、家庭,都开始消沉,开始分崩离析。令人痛心的事件时有发生......这是我们人的悲哀、社会的悲哀。如今,在大庭广众下谈论爱心,似乎会招来别人的嘲笑。然而,不管怎么说,爱、牵挂、宝贵的缘分,我仍然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这些东西的存在......” 与安孙子不同的是,藤本弘并没有将他少时童年丧父等的悲惨记忆写入漫画。原因前文已提到,藤本弘对于家庭的圆满是非常憧憬的,而在他的幻想世界中,他不忍心再看到这类悲剧发生。藤本弘对孩子的关爱是深沉的,而这即是藤本弘作为一个儿童漫画家的精魂。

在当代的日本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缺少的就是藤本弘幻想世界观中所呈现的一切。机械文明的高速发展带来的是人心的机械化,这是科技发展对人文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也即是当今时代之于人性的悲哀。光怪陆离的社会下满是人类的冷漠和人性的缺失,这是工业革命的先驱们所意想不到的事实。随着时代的发展,藤本弘先生所担心的现实世界仍旧向着人心机械化驱动,对于这个时代来说,藤本弘先生的警告也许只是杯水车薪。

 

五.结论

(1)藤本弘幻想世界观对现实世界的价值和意义

藤本弘幻想世界观对于现实生活的意义是巨大的。它展现了当时日本社会的千姿百态,是对日本社会观的复制和日本社会的缩影。在藤本弘幻想世界中我们可以体会到人性的美好和民风的淳朴,而这个世界寄托了以藤本弘为代表的日本普通百姓对现实世界的希望和对幸福生活的向往。

藤本弘幻想世界观对于科学创造的启迪是巨大的,藤本弘通过对已有科学技术的幻想构造了一个远超现实的科学幻想世界,对高新技术的描绘激发了现实社会对科学创造的灵感。虽然这个幻想世界看似科学与魔法共存,但藤本弘基本上赋予了魔法以科学意义。藤本弘的科学意识是很强的,我们在他的作品中可以窥见他对科学技术的热爱和对未来世界的憧憬。他的世界给予了读者无尽遐想:从过去到未来,从地底到太空,人物的活动场景跨越了整个四维空间,这即是藤本弘幻想世界的最大魅力。

《关于藤本弘作品中呈现的幻想世界观的研究》

藤本弘幻想世界观对于历史人文的演绎也是十分具有现实意义的。藤本弘对通过古代劳动人民艰苦生活以艺术手法的再现警醒了人们要珍惜现在。在一定意义上来说,来自古代幻想的引导作用是藤本弘幻想世界构建的一大因素,藤本弘便在继承古代幻想后对其进行了改进与延伸,而这即是对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扬。

《关于藤本弘作品中呈现的幻想世界观的研究》

藤本弘幻想世界观对于如今教育界的教育意义也是很巨大的。藤本弘作品中的主人公多半与自己幼时的境遇大同小异。作为主流社会群体眼中的“没用的孩子”,藤本弘用他传奇的一生反驳了这类人的观点。纵观藤本弘的作品,一个几乎什么都做不好的孩子竟会拥有常人无法体验的奇遇,而藤本弘对于这类孩子给予的是赞许和鼓励,这种思想早已融入到藤本弘幻想世界观的根基中。对于任何一个孩子的教育的关照都要一视同仁,这是一个民族兴旺的前提条件。

(2)结语与愿景

莎士比亚说过:“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笔者对于藤本弘幻想世界观的认识,也只是一千个读者所认识中的一种。藤本弘幻想世界观的复杂性,远远超过笔者所能认知的范围,而这种幻想世界观正是来源于藤本弘自身对于日常生活的体验与提炼。对人生百态和世事变迁的细细品味,并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完成的。藤本弘先生将毕生的心血投入到了艺术创作中,这种阅历是笔者现今无法获得的。凝聚有藤本弘先生漫长生命岁月的幻想世界观,也是无法完全地、准确地研究的。笔者希望能有更多的藤本弘爱好者更加深入地研究藤本弘幻想世界观,因为笔者认为它的研究过程是非常具有意义的。

在找寻资料的过程中,我体会到了藤本弘先生突破时光界限地对人生的感悟和对漫画事业的热爱,并且对藤本弘先生有了更加客观的认识。一位如此伟大的人物,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来自漫画表面的喜剧效果,还包含有透过漫画才能发现的他沉积在漫画深处的人生经验。奈何藤本弘先生早已作古,再无机会见其为人,这也许是我人生中的一大缺憾吧。

在回首往事时,安孙子说道:“回首往事,我从孩提时代开始画漫画,到成为漫画家,这60余年的光阴,可说是波澜万丈,曲折迁回,尝尽各般酸甜苦辣。然而,漫画,却没有一天从我的生活中消失过。 ‘我要画漫画!' 这个梦想,一直如影随形地紧跟着我。我能够为这个梦想路走到今天,真是三生有幸。”

《关于藤本弘作品中呈现的幻想世界观的研究》

“ 我在战争年代度过了自己的少年时期,迎来了战争结束。战后,日本走上了复兴之路,成为了世界数数的经济大国。在这期间,日本人能够对未来充满信心地生活了。我立志要成为漫画家,并为这个梦想而奋斗的时期,也恰好跟日本的复兴重合在一-起了。”

“然而,当今的年代,却似乎走到了一个瓶颈。人们对于将来,也难抱有什么希望。因此,心怀梦想,‘活出精彩人生'这句话,听上去显出几分空洞苍白。可是,我觉得,正是因为活在这样一个理想飘渺的时代,就越应该展望明天,乐观地活下去。

“不论这梦想是什么,人生总要有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自己喜欢的事情。为了实现它,要日复一日地脚踏实地努力向前。这就是我对大家的殷殷期望。”

而这份回忆同样也是属于藤本弘先生的。人生的道路就如同他们所述的一般,是一条追梦的道路。梭罗说:“让我们目盲的光线,就是我们的黑暗。唯有我们觉醒之际,天才会破晓。破晓的,不只是黎明。太阳只不过是一颗晨星。”人生命的意义也许就在于此。

生也有涯,无涯为智。逐物实难,凭性良易。傲岸泉石,咀嚼文意。文果载心,余心有寄。

参考文献

【1】周英.日本儿童文学中的传统妖怪.上海师范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1.

【2】赵晨辉.动画创作中幻想世界观的表现特点研究.陕西科技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4

【3】(美)鲁思·本尼迪克特著.闻静译.菊与刀.中国出版集团·现代出版社,2017

【4】(日)藤子不二雄A著.石文译.藤子不二雄A自述:追梦漫画60年.译林出版社,2016

【5】藤本弘80周年纪念play.163.com/special/ne

2019年8月引自网易

【6】ja.wikipedia.org/wiki/%

藤子不二雄.2019年8月引自日文维基百科

【7】ja.wikipedia.org/wiki/%

藤子·F·不二雄.2019年8月引自日文维基百科

【8】baike.baidu.com/item/%E

异色短篇集.2019年8月引自百度百科.

【9】baike.baidu.com/item/%E 世界观.2019年8月引自百度百科.

【10】bilibili.com/video/av19

【NHK纪录片】行家本色:传奇漫画家 藤子·F·不二雄【中文字幕】

【11】zhihu.com/question/2507

如何评价藤子·F·不二雄.2019年8月引自知乎.

【12】baike.baidu.com/item/%E 单亲家庭•2019年8月引自百度百科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发表于《哆啦A梦的壁橱》,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点赞

6
发表评论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avatar
由新到旧 由旧到新 高赞优先
davchen

“藤本雅恒”这个名字搜索起来只有一条中文资料(某新闻),而“藤本弘纪念馆”这个机构也找不到,现在大家熟知的是川崎藤子F不二雄博物馆这个机构,2011年开馆,代表人是伊藤善章,即藤子Pro的社长,前小学馆production董事长。这个藤本雅恒真实性存疑。

davchen

补充一下自己找到的线索:
记述“藤本雅恒”和“藤本弘纪念馆”的新闻,出自2015年11月28日上海证券报供稿以“记者 李虎 编辑 陈羽”为名义发出的一篇文,讲述【近日,一手“制造”了机器猫(也称哆啦A梦)的作者藤本弘的展览在位于浦东张江的上海动漫博物馆开幕。】
该文全文未提“藤子F不二雄”这样业务上正式笔名,连“大雄”这样官方且通用的译名都未提过。对哆啦A梦和藤子F作品似乎多有了解(但也有可能是知乎抄的)。张江上海动漫博物馆确有此馆,但从未听说有举办任何类似的展。上海最大规模的应该是13年的100个哆啦A梦展,此外在虹桥、美罗城、大悦城等也有办过一些活动。
采访中另外一人“吉美编辑”的名字也确定不到是否有其人。我一开始以为是假展,现在看来似乎连展本身都有可能不存在。至于这篇报道目的为何就不太清楚了。

浩一君

对于藤本弘先生的笔名,我的确只在开篇用括号标出,当时我在考虑该世界观的命名时,初稿上写的是藤子幻想世界观,但我感觉针对意义不强,于是想修改为藤子F不二雄幻想世界观或者是直接以真名命名的藤本弘幻想世界观,最后一位朋友给出了修改建议,认为藤本弘幻想世界观比较好,可能是感觉上的问题。大雄这一个名字,有朋友问我,他不是叫康夫吗?于是我加上了姓氏,取强调意味。并且我认为称之为野比大雄也未尝不可,可能是我们平时接触的翻译并没有过多地强调大雄的姓氏,突然加上姓氏可能感觉有点奇怪。所以我认为名字方面造成的问题也许是平时在阅读或者是在欣赏动画的时候慢慢积累产生的,因为平时根本就没有这样称呼。对于文章著作的问题,我可以保证参考资料的排序是依照引用量的多少来的。知乎上的内容我只是大致的看看,防止自己在思想上有较大的偏差,几乎没有引用。我不会用抄袭这种卑鄙手段玷污与藤本弘先生有关的文章,我保证文章除一部分黑体内容是引用外,其他内容均是自己创作的。再次感谢你的质疑,谢谢你的认真阅读和考据,希望朋友多多提出建议,交流使人进步。

davchen

您可能误解了,我说“该文全文”指的是15年“记者李虎”写的这个“藤本雅恒”的出处新闻。原名【藤本弘:“机器猫之父”笔下的动漫世界】。并不是说您的文章有抄袭

浩一君

你好朋友,不好意思是我误解了。感谢你的意见,我会好好珍惜这些意见的。从留言中看出,你也是深爱着藤本弘先生的作品的。同是深爱着藤本弘先生作品的人,能接受你的批评意见,我非常感动。我水平有限,文中也仍会有许多错误,还望朋友不吝赐教,宽容指正。

浩一君

朋友你好,我是这篇的文章的作者,感谢你认真研读拙作,并在拙作中找到了错误,对此我深表荣幸。依照事实推断,“藤本雅恒”和“藤本弘纪念馆”确是谬误。首先“藤本雅恒”一人的真实性的确有待斟酌,曾经我对此人也抱有怀疑态度,认为此人即非藤本弘先生家室,又非朋友,其存在性有较大疑点。于是我不敢妄下定论,便在某群中请教了一下其他朋友,在得到一些朋友的肯定后,我才暂且将此问题放下,继续后文的写作,由于时间关系,并没有过多的深究此资料的真实性;其次是“藤本弘纪念馆”一词,与我们常说的藤子•F•不二雄博物馆在名称上有较大差异,不过在当时此资料已经得到群友的肯定,我本想将“藤本弘纪念馆”一词修改为藤子•F•不二雄博物馆,考虑到资料的完整性,便没有将名称改正。文章写罢,我深知有些内容可能与事实存在差异,进行了多次修改,尽力使文章准确,但个人水平有限,无法对所有引用的资料进行细致考据,文章中出现错误也是意料之中,在此我再次感谢朋友批评指正,你的指正对我有极大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