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7年7月28日开始,TV版《哆啦A梦》动画步入了新体制时代,正式宣告了TV版动画进入了全新的时期。新体制TV版动画,在全面继承水田版动画此前12年来所构筑并完善的世界观的基础上在较多方面进行了革新,并采取了全面重制经典故事的制作方针,可以视为TV版动画的一次软重启。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以来,新体制TV版动画播出了《大象与叔叔》《天花板上的宇宙战争》《红鞋女孩》《神枪手大雄》等等数量可观的优秀中、短篇故事,并获得了广泛的正面反馈。但是另一方面,新体制TV版动画在中国也引起了一定的争议,并且也有一些观众对目前的TV版动画表达了不满的情绪。

观众对于改版后的动画的态度很大程度上是个人喜好问题,需要予以尊重。但是另一方面,对新体制TV版动画的评价是事实、逻辑二者均不能缺席的。就新体制TV版动画反映的现象及其背后的原因,壁橱内部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此次讨论的内容被整理成了这篇文章,希望大家阅读后能有所收获。

参与者:Shimmer、复兴号CR400AF-0207、哆啦·溯、燃烧的南瓜、宋博虎、Tomorrow D、Theoldestcat、KazamaEver

 

关于画面

新体制TV版动画最直观的改变就是整体的美术风格以及角色的服装设计了。因此我们首先从这两方面谈起。

改版后的TV版动画的背景美术风格由水彩风格换成了水粉风格,而另一方面角色的色彩设计风格也发生了显著变化。这一改变可说是萝卜白菜的问题:有些人喜欢以前低饱和度的色彩,而有些人则偏爱现在明朗的风格。而在在角色的服装设计方面,如今的纯色服装不乏可圈可点之处,但相比原先的服装确实更容易让人审美疲劳。比如好几年内,静香的夏装里时常出现背心,冬季则是白毛衣频繁登场,很容易让人感知到季节差异;而新体制下则几乎只有长短袖的差异了。然而,实际上新体制动画中也会时不时地出现新的服装样式,并且出现的这些新样式也都是非常美观的,就拿静香来说,《十二生肖骰子》中的和服与《时空借物竞走》中的连衣裙都让人印象深刻。

《壁橱茶话会:新体制动画争议背后》

《壁橱茶话会:新体制动画争议背后》

不过,既然新体制动画拿得出好看多变的服装,又为什么会在日常篇中大量采用纯色服装呢?

在针对这一点展开讨论之前,我们先来看两段视频:

原画:龟田祥伦

原画:冲田博文

它们都是改版前动画的精彩作画片段,大家是否从中感受到它们与我们平常所看动画的区别了呢?这两段画面都具有非常高的流畅度。一般而言,像这样流畅的动作在一般的短篇故事中是较难见到的,往往在生日特别篇等重要故事中才更容易看到这种级别的的作画场面。然而,去年7月以来,优秀且流畅的作画场面(虽然不一定能够达到上面这两段的水准)出现的频率明显增加,并且改版后的TV版动画在整体作画流畅度方面也要相比改版前更胜一筹。像《奶奶的故事》《试着说再见》这样故事优秀但人物动作僵硬的作品,这一年来我们似乎没有见到过了。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上面这两段画面中,人物所穿着的服装也是传统的纯色服装。这并不是巧合,服装的复杂程度与画面的流畅度的确存在很大联系。

对于《哆啦A梦》这样的日式2D动画,所有的镜头都是作画人员一张张画出来的。而流畅的作画往往需要更多的作画张数(或者在总作画张数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增加原画的张数)。而这样一来,提高流畅度就相当于增加了原画的工作量。

在这种情况下,复杂的衣装设计会进一步增大作画负担。如上文所述,由于2D动画是靠作画人员一张张画出来的,因此过于复杂的服装就意味着每一张都要对服装的细节进行微调。而对于《哆啦A梦》这样的长篇动画来说,要想同时兼顾角色设计的线条复杂程度与作画的整体流畅程度是几乎无法办到的一件事。大杉宜弘身为作画出身的导演,对动画的流畅度有着很高的要求,并且新体制动画的一大目标就是从整体上提升作画的流畅度。在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情况下,制作组选择牺牲一部分服装的复杂性,也就不难理解了。

可是,既然制作组如此重视作画,那为何还会出现类似于《雨男真命苦》这样的严重崩坏呢?

《壁橱茶话会:新体制动画争议背后》

首先我们必须意识到一点:长篇动画的崩坏是几乎无法避免的。就拿水田版《哆啦A梦》来说,2005至2008年的作画崩坏情况是比较严重的,这一情况直到09年才开始逐渐改善。在稳定了一段时间后,15年开始崩坏次数又明显增多,并且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实际上,新体制动画在其整个生命周期中已经算比较稳定的了。只是平日稳定的作画并不引人注意,而《雨男真命苦》这几个故事崩得过于夸张并成为了话题,才让部分网友认为整个新体制动画都不稳定,甚至还有人产生了“新体制以来动画作画质量就一路下滑”这样荒唐的印象

而动画的作画崩坏实际上与动画的工期、人手等因素有很大的关联。

先说工期。对于季番来说,在理想的情况下,一部于19年10月播出的12集动画,可能17年底便已立项,18年9月就已进入正式制作环节。相比而言这样的工期算是较长的了,因此质量更容易得到保证(当然这种保证也不是绝对的)。而对于长篇动画来说,一方面工期很难有季番那么充足,另一方面即使工期充足也很难逃脱日本动画业界里“越做工期越紧迫”的魔咒。这种情况下,制作组即使知道作品存在问题,也没有时间去顾及了。

《壁橱茶话会:新体制动画争议背后》

而《哆啦A梦》目前的工期其实就是比较紧迫的。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新体制初期对于整体质量的执着追求使得大量的时间被占用。在很短的时间内,制作组就制作了《大象与叔叔》、《天花板上的宇宙战争》、《埃及大冒险》这三篇高质量的中篇故事,并且对于短篇故事的制作质量也并没有放松要求,可以说在最初的阶段制作组完全是在以季番的难度来制作长篇动画。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后续工期的紧迫,但是这也充分地反映出整个《哆啦A梦》动画制作团队对于质量的执着以及对于作品的爱。

而人手方面,由于长篇动画基本上不间断,因此有限的人手必须分散到各个故事中。虽然《哆啦A梦》停播比较频繁,但时长超过20分钟的特别篇也不少,再加上生日特别篇这样具有较高“作画热量”的故事,使得剧组每年能够喘息的机会并不多。另外,剧场版和《哆啦A梦》以外的项目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TV动画的人手。比如《大雄的探月记》的作画阶段于今年三月就早早开始,使得很多STAFF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就要兼顾TV动画和剧场版。而预定明年上映并由寺本幸代执导的动画电影(目前并没有更多的细节公开)、年初的《擅长捉弄人的高木同学》等项目都或多或少地占用了《哆啦A梦》TV动画可以动用的人力资源。

《壁橱茶话会:新体制动画争议背后》

在人手实在不足的情况下,有的故事就只能外包给其他公司。而如果外包公司不靠谱,就会发生崩坏的情况。如《雨男真命苦》即是外包给了一家名叫“十文字”的动画制作公司。实际上这家公司之前参与的《用遥控猫夺回来》这一故事就出现了明显的崩坏,新锐会再次选择它大概也是无奈之举。而另一方面,当工期过紧时,作监(作画监督)以及动检(动画检查)就可能没有办法顾及到所有的镜头,并且工期过紧时往往采取的人海战术策略也可能会对作画稳定性造成影响。

当然,崩坏的原因还有很多,比如作画人员的水平问题等等。但是背后的核心原因往往也会落在工期与人手两大关键上。比如,如果工期充足,原画自己就可以为自己的草稿原画清线,而不必再由其他人来完成甚至依赖于外包。再比如,与制作团队长期建立合作关系的作画人员往往是可靠的,但是人手不足或工期过紧时不得不依赖的外包公司的作画人员就不一定可靠了。

不过总地来说,自从经历了那次事故,《哆啦A梦》的作画质量就基本稳定了,这也说明制作团队及时从这次的事故中汲取了教训。

 

关于剧情

新体制动画在剧情方面最大的改变,即是更加贴合原作。这从标题封面都模仿原作可见一斑。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实际上水田版播出之初就提出了“响当当计划”来保证对原作的忠实。这样做一方面能保证作品风格、内容的一致性,一方面更能体现原作独特的SF魅力。另外,忠实原作不等于拘泥于原作,只是对原作的改编控制在不改变其整体架构的基础上。比如今年年初的《神枪手大雄》就丰富了贝丝小姐的形象、增加了哆啦A梦和BOSS的戏份、着重刻画了镇民面对强盗的反应等等,从而使作品内涵上了一个台阶。

部分再次改编的作品观感确实不如首次改编,《21世纪的城主大人》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这其中的部分原因或可归结为,漫画与动画是不同的艺术形式,应该采用不同的表现手法,而表现手法又与内容息息相关。如果过于拘泥原作,将漫画的分镜、节奏直接搬到动画上来,就会造成表现力不足、节奏不畅等问题。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部分作品初次改编占用了一整集,时间有20分钟乃至更长,而新体制再次改编时却只用了10分钟左右,因此显得过于仓促。另外,动画的水准时有波动,有时旧体制更好,有时新体制更好,也是很正常的现象。

《壁橱茶话会:新体制动画争议背后》

就个人观感而言,参与茶话会的朋友普遍认为再次改编不如首次的现象出现的次数是可以接受的。当然作为萝卜白菜的问题,部分观众认为新体制或旧体制明显更好看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个人喜好”和“水平高低”并不是一个概念,前者纯属主观,而后者则包含了一些客观的标准

现在存在的问题是,部分观众对漫画原作了解不足,对《哆啦A梦》的印象过多地局限于首次改编作品。比如当时《忠犬阿八》播出后,部分网友对静香被机器狗攻击的场景感到不满:

《壁橱茶话会:新体制动画争议背后》

于是有网友作出了以下评论:

《壁橱茶话会:新体制动画争议背后》

然而事实上,这个镜头就是基本忠实地还原了原作中静香被袭击后的惨状,制作组实在不该背锅。如果非要说这里的静香头部没有着地的话,那么《盲点星》一话可以作出另一个有利支撑。

《壁橱茶话会:新体制动画争议背后》

《壁橱茶话会:新体制动画争议背后》

原作这样处理或许不是最好的,但是有自己的道理的。

再比如上个星期播出的《一夜之间长满了柿子》中,有弹幕认为大雄在“原作”中看到的是蝴蝶,但其实在原作漫画里面大雄看到的恰恰就是蜻蜓。这类例子反映出国内一部分《哆啦A梦》TV动画观众对漫画缺乏充足的了解。在这种情况下,首先,有观众会把动画的首次改编视为“原作”,再次改编视为对上一版本的改编。出于对“原作”(实际上只是上一个版本的改编而已)先入为主的好感,对再次改编的作品作出了不公正的评价——如果评价所依据的事实是错误的,那评价也是几乎不可信的。其次,如果初次改编时改编幅度很大,而再次改编基本遵循原作,那么对于把初次改编当作原作的观众来说,虽然改编幅度不大但是更加还原漫画原本剧情的再次改编反而成了对“原作”的“劣化”,而这也是非常不公允的。

《壁橱茶话会:新体制动画争议背后》

而即使是对《哆啦A梦》漫画有了解的观众,在评价动画时仍然会出现偏差。下面两种情况是经常出现的:

两版动画改编程度相差太大的情况下,由于故事内容或者故事所试图表达的内涵等等已经有着巨大的差异,导致两者已经完全没有可比性。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有观众试图评出优劣。还是拿《忠犬阿八》举例,首次改编的故事在最后增加了很多的感动要素,而再次改编则是讽刺性很强且结局偏黑暗的异色故事。这就好比同为《小红帽》,我们小时候听到的结局圆满的版本与最初口头相传的“大灰狼让小红帽把衣服脱下来烧掉”这样的故事,自不可一概而论。即使要对比,也绝不可拿“前者比后者更感人”说事。观众可能更喜欢感人的故事,但这并不意味着讽刺故事一定比感人故事差。

两版故事本身差异不大、质量都不错的情况下,又会出现另一种声音——“炒冷饭”。这种说法也体现了观众对《哆啦A梦》以及动画的不了解。多次改编的意义在于,用最新的制作技术将原作中经典的故事以符合时代的形式带给观众。即便故事本身大体一致,在细节上也会存在显著差别。更重要的是,其中的镜头设计、作画、演出等等方面也会具有非常大的差别。同一个故事由不同导演拍摄、不同作画绘制,带给观众的感受也不一样。比如《活的森林》这个故事,如果导演是寺本幸代,一定是走感动路线;如果是腰繁男,很可能会加入童声合唱。而冈野慎吾的这个版本则在很好地把握了原作严肃性与艺术性的基础上融入了淡淡的感动氛围。

《壁橱茶话会:新体制动画争议背后》

 

关于观众的心理

很有意思的是,每次谈到动画版本的优劣时,“低龄化”这个词总是网友们的第一选择。除此以外,“缺乏深度”、“娱乐化”等词也颇有市场。其中,壁橱已有以“低龄化”为主题的文章: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对相关说法作出了反驳。然而网络上似乎很难找到一篇针对“低龄化”等观点进行详细阐述,并给出相应论据和论证的文章,因此本文也没有办法对这些说法进行针对性的分析。不过即便如此,我们也需要强调一点:前面提到,新体制TV版动画的一大特点就是忠实原作。如果忠实原作的作品反倒被冠以类似于“低龄化”“缺乏深度”这样的评价,那是否意味着原作本身就是低龄而缺乏深度的呢?我想大部分人都不会认同这一点。

这样的评价并非新体制动画独占,而是《哆啦A梦》动画开始在网络上被讨论以来的常态。水田版动画接下大山版的接力棒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满新风格的声音不绝于耳:

《壁橱茶话会:新体制动画争议背后》

其实不光是国内,日本也是如此。比如一些博客或者2ch上时有这方面的讨论,而一些极端的哆啦迷甚至开设了一个叫做“动画哆啦A梦守护协会”的网站,汇集了不少批判当年动画的文章。然而在08、09年热闹了一阵之后,这些声音渐渐微弱下来。那个网站也在2010年停止了更新。现在我们知道,08、09年正是水田版哆啦A梦佳作频出的一段时间。即使在那个时候,《哆啦A梦》仍然遭受了那么大的非议,甚至连《哆啦A梦的青之泪》这样的名作在当时也有很多日本本土观众并不买账,可见这些不满的来源并非完全是作品的质量,而与观众的心理也有很大关系

《壁橱茶话会:新体制动画争议背后》

当水田版动画的第一集在2005年4月刚刚播出的时候,就连很多最忠实的观众也表示“适应不过来”。而现在,仍然无法适应这一画风的可谓少之又少了。所以说,习惯的力量是很强大的——听惯了大杉羡代沙哑的嗓音,突然换成水田山葵后难免会有观众认为水田版的配音“尖锐刺耳”;而同样地,对于一些观众来说,在看惯了旧体制动画的每一处细节后,也就难免会觉得新体制动画在很多方面所做出的改变是一种“倒退”了。

除此之外,普遍存在的厚古心态在很多时候也影响到了观众对于动画的评价。比如下面这一条留言:

《壁橱茶话会:新体制动画争议背后》

”感觉“这个词用得很微妙,这名观众并没有指出刚刚看的一集哪一点做得不好,仅仅抒发了自己笼统的主观感受。“就没当初那感觉”是因为作品乏味吗?不一定,有可能只是观看哆啦A梦的心态变了。很多观众在作出这类评价的时候,并不是把前后两个动画版本的作品本身作对比,而是把刚刚看完新作品的感受和对若干年前看过的老作品的印象对比。时空上的距离感的存在往往会让人模糊甚至忽略作品中的缺点,为了迎合自己的观点不知不觉将作品美化。

大多数“低龄化”之类的评价大抵也是如此。如上文所说,在对旧作印象模糊、认知不全的情况下,部分观众往往会将旧作进行美化。在不喜欢新作时,观众无法准确地表达出新作相比旧作观感差的具体原因,无意识间把个人喜好问题强行转化成了具有一定客观标准的优劣问题,自己喜欢的为优而不喜欢的为劣。然而优劣又无力具体分析,于是只能靠“低龄化”等界限模糊、范围宽泛的词汇来合理化自己的评价。比如《南极大冒险》固然存在不少缺点,但雪球地球假说的出现、克苏鲁元素的引入、严丝合缝的情节等证实了导演“重视藤子老师精神”、“小孩子看不懂也没关系”的说法。就算如此,这部电影遭批评时网友仍然使用了“低龄化”这样的词语,根本无法反映作品的真正问题。

《壁橱茶话会:新体制动画争议背后》

最后,观众对新体制动画评价严苛大概也与较高的期待有关。《大象与叔叔》给新体制带来了开门红,此后《天花板上的宇宙站争》、《活的森林》等一系列高质量作品也得到了广泛的认可。真正的评价分化是在新官上任三把火之后慢慢显露的。或许正是因为起点太高,一些观众希望新体制动画能回到08、09年的巅峰状态,即大量高质量中篇原创+高质量加时翻新。在后来的作品没有达到预期之时,对新体制动画产生一些不满情绪也就在所难免了。

 

结语

无论是否喜欢新体制动画、无论对其作出怎样的评价,大家都对《哆啦A梦》抱有热情,都希望这部作品能越来越好并永远延续。新体制的采用标志着《哆啦A梦》TV动画终于走出低谷,回归初心向更高处进发。在此过程中有不少亮点产生,也有诸多问题浮现。但可以肯定的是,制作组正以积极的态度迎接多方面的挑战,将藤子·F·不二雄老师的精神以新的方式传递给这个时代的孩子们。

新体制动画争议背后,是《哆啦A梦》凭借《红鞋女孩》等作品罕见地登上“视听热点”周榜,是今年《哆啦A梦》在孩子中的好感度刷新记录,是……

谁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呢?

本文发表于《哆啦A梦的壁橱》,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点赞

5
发表评论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avatar
由新到旧 由旧到新 高赞优先
哆啦A梦的铜锣烧

666,个人感觉旧版看的更舒服(可能是小时候看的原因)

Casper_上弦月
Casper_上弦月

说的大体都赞同,然而最近几周感觉制作组炒冷饭有点严重……幸福扑克牌和替代物贴纸都是最近5年内播过的。近2次收视率的下跌也明确表达了观众的意见:对过多的重复感到厌倦,大家还是更喜欢08/09那样的模式吧

Shimmer

炒冷饭的问题文中不是说过了吗?并不是简单的重复而已。收视率的趋势也很正常啊,哆啦A梦至少20年前收视率一直是下滑的趋势(更久远的数据很难找到),而且这也是大环境所致,近几年《哆啦A梦》下滑的幅度相比其他的国民动画(海螺小姐、小丸子、小新)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云寅

等等,这不是茶话会吧?

Macbook664

这次的茶话会没有照搬+修改 聊天记录,而是整理成条理更清晰的文章供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