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梦之所以能成为我最喜欢的漫画,至少有一半原因是因为大长篇第7卷《大雄与铁人兵团》。巨大机器人、谜之美少女、跨越时空的生死羁绊,《铁人兵团》第一次让我感受到了日本漫画和动画中的某种独特魅力。如果说有什么虚拟人物第一次让我产生过迷恋的感觉,那一定就是丽璐璐这位有着粉色长发的神秘少女了。丽璐璐身上带有的神秘感,以及性格逐渐转变过程中的冷热反差,曾使我当时对她非常着迷。

印象深刻的两个场景

小时候看哆啦A梦大长篇,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两个场景都来自《大雄与铁人兵团》这一部。

一个是静香给丽璐璐治伤时,丽璐璐全裸身体。对于当时的小学生来说,这个场景说是具有性启蒙的意义恐怕都不为过。后来看到了1986年的旧剧场版,芝山努监督对这个场景的处理简直比藤子・F・不二雄漫画原作的尺度还要大,甚至还给了胸部一个特写镜头(对比一下2011年新剧场版的相同场景,就可以知道现在水田版哆啦A梦的自主规制达到了怎样的程度)。

另一个场景就是最后丽璐璐从教室窗前一闪而过,留给大雄的惊鸿一瞥。漫画原作这里的意境非常令人回味,好像是丽璐璐真的重生了,又好像只是大雄的脑补,就这么亦真亦幻地结尾了,相当令人伤感。因此铁人兵团这本漫画也就成了小时候令我感到纠结的存在,每次都想要拿起来重新看一遍精彩的故事,可是到了丽璐璐消失的时候却又会觉得心里非常难受。现在想来这也算是早期接触的一种创伤体验吧。而在旧剧场版里,丽璐璐消失的这一段拍得非常震撼,静香长时间的号啕大哭,如此悲伤凝重的场景在整个哆啦A梦系列里都能算是屈指可数。当然在结尾的时候旧剧场版感觉比漫画治愈一些,给了丽璐璐视角的镜头,表明她确实是重生了。

虽然因为年代久远,现在不太清楚1986年当时《铁人兵团》在观众中得到了怎样的反响(票房数字并不算高),但是后来铁人兵团成为了哆啦大长篇系列中被人们拿出来讨论最多、相关同人作品也最多的一部,想必在当时就给很多观众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日常背后令人感动的不可思议:永远的《大雄与铁人兵团》》

「すこし・不思議」——日常系SF的魅力

接下来要说的是,为何我觉得《铁人兵团》是哆啦A梦系列最为特殊的一部作品。作为第7部大长篇,感觉铁人兵团在大体上还是继承了前6作“冒险”和“友情”的两大主题,但是在具体表现上却有相当程度的改变与突破。

首先是舞台的变化。与前6作在恐龙时代、外星、海底、魔界等异世界中冒险不同,本作的主要舞台就是主角们所生活的城镇和周边地区,及以此为镜像所创造出来的镜中世界。藤子・F・不二雄在论及他所倡导的「すこし・不思議」风格的SF创作理念时,最主要的观点就是希望让科幻的另一头联系着现实,让读者体验到从日常到非日常的渐变或突变,从而意识到平淡无奇的日常背后所隐藏的无限可能性,以及各种“常识”的相对性。本作的舞台设定,使这种重视日常与SF融合的「すこし・不思議」风格体现得非常鲜明。就如漫画家石黑正数在2015年的一次访谈中所概括的,《铁人兵团》有一种“日常风景中的SF所带来的兴奋感”(石黑正数访谈:「映画ドラえもん」35周年特集)。在较小的日常风景里展现了很大的格局,是《铁人兵团》的一大引人入胜之处。

其次是人物关系的改变。哆啦A梦各剧场版共通的思想基础是“共存”,即表现主角如何同与自身具有异质性的个体或群体(动物、外星人、海底人、魔法师等等)建立平等友好的相处关系。因此在每一部中,与“共存对象”的互动是最为重要的人物关系。在本作之前的6部作品中,共存对象或其中的一些个体都先天性地具有与主角友善的立场,使得双方的互动大多表现为在冒险或在面对共同敌人的战斗中结成友谊,是一种单纯的友好关系。然而本作的主要共存对象——机器人丽璐璐在初始时与主角处于绝对的敌对状态。因此,在主角们与她互动、并最终建立平等友好关系的过程中,必然伴随着一方立场的根本转变,也即是需要通过“洗脑”来促成“背叛”。而这种“洗脑”的主要内容,就是本作所想要表达的核心价值:为了实现共存,需要相互理解、平等做朋友。其中,“相互理解”一直是被很多日本动漫作品所宣扬的,能够化解冲突与矛盾的核心价值观。在机体设定上受到铁人兵团明确致敬的高达系列就是表现这一主题的典范。《铁人兵团》这部作品对此所想要表达的观点是,相互理解、做朋友这种理想能够实现的基本前提是,要有同情心并且平等地看待对方。

与藤子老师其他作品喜欢设置超过儿童理解范围的影射和暗喻相似,本作在机器人社会的历史上明显影射了人类近代的社会发展史和殖民史:

机器人社会的早期历史充满了奴役和不平等,后来随着“所有机器人都是平等的”思想兴起以后,进行了社会改良,解放了被奴役的阶级。为了解决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机器人决定实施地球人捕获作战,将被视为低等生物的人类俘虏过来作为奴隶使用。

与现实相对照,这不就是欧洲人一边进行着本国社会改良一边奴役着殖民地人民的世界近代历史吗?

而促成丽璐璐立场转变的关键就是,静香、大雄等人在与她相处时的言与行,使她意识到人类并不是原先所认为的低等生物,而是值得平等交往的对象。当她发现人类具有机器人所欠缺的“同情心”之后,更进一步认为正是这一点使机器人社会的历史走上了歧路。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觉得2011年新剧场版对于剧情的大幅改动有其逻辑上的合理性。

《日常背后令人感动的不可思议:永远的《大雄与铁人兵团》》

再次动画化、小说化——经典永存

2011年,《大雄与铁人兵团》被改编为新剧场版,第二次搬上大银幕。同年出版了由《寄生前夜》作者濑名秀明改写的小说版《大雄与铁人兵团》(这也是第一部出版的哆啦A梦长篇小说)。这里先来接着上一段,讲讲当年曾引发相当争议的,新剧场版对于剧情的改动。

新版主要的改动就是加入Pippo这个角色。由于导致大雄和丽璐璐的互动被削弱,以及小夫机器人的搞笑戏份被删除,因此而受到很多人的批评。但是我认为,这个改动在客观上为丽璐璐在后期的转变做了更好的铺垫,使得故事的发展更加自然。原作中使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改造山大克洛斯的头脑,实际上和最后所要表现的具有同情心、相互理解、平等做朋友的理想不太一致。旧剧场版片尾最后的台词是小夫和大雄说这样看来丽璐璐就是天使了,很早以前就有人针对这一点吐槽过:

“如果她不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你们还会说她是天使吗?”

也就是说旧版的故事容易给人一种感觉,大雄他们对丽璐璐的友好态度可能只是因为她看上去是个美少女,如果换做是像山大克洛斯那样的,是不是就该直接用暴力的方法硬来了?先不论哪种做法在现实中更具有合理性,只说放在整个故事的前后文之下,感觉还是新版的剧情更好地表现了主题。

所以,我认为2011年的新剧场版对剧情所做的改编不能说是一个败笔,而且考虑到新剧场版在画面、音乐等方面的表现,仍然可以说是一部非常优秀的动画电影。更有意思的是,新版在削弱丽璐璐与大雄互动的同时,却加深了丽璐璐与静香之间的羁绊——两人的邂逅甚至发生在丽璐璐与大雄相遇之前。动画原创的、丽璐璐与静香在雨后最初相见时的场景很有诗意,背景画面中那些花草的花语暗示了新版动画对两人的定位——“和善的回忆”、“毫不动摇的献身”。后来寺本幸代监督在上映期间的一次访谈中,更是把她心中丽璐璐与静香的关系形容为“命中注定相遇”。这也难怪长期以来就在《铁人兵团》爱好者中间存在的“百合党”,把新版动画视为官方发糖之举了。以至于当时看过一篇影评直接把标题恶搞成了《新・静香与丽璐璐~百合吧少女们~》(新剧场版原标题:新・大雄与铁人兵团~振翅吧 天使们~)。

不过,有些怨念的是,新版既然把丽璐璐和静香的羁绊表现得比和大雄深的多,最后丽璐璐却还是和旧版一样只去见了大雄一面,这对静香就多少有些不公平了。丽璐璐开始时曾严重地伤害了静香,静香却始终没有放弃做朋友的愿望,终于用“和善的回忆”换来了“不动摇的献身”。她陪丽璐璐走完了最后的路,却终究没等到承诺的再会。想到静香为自己的善良所付出的伤痛和泪水,就有一种不能释怀的感觉。静香在付出了那么强烈的感情之后,理应得到一些回报才对啊。——顺便说一句,也正是原作《铁人兵团》这一部,最早让我开始喜欢静香这个角色的善良和坚忍,所以后来当我看到像如何看待「静香不是好女孩」这一说法? - 动漫里面所提到的那样黑静香的枪文时,简直有种不能忍的感觉。

在新剧场版问世的同时,由濑名秀明执笔,《大雄与铁人兵团》成为哆啦A梦系列史上首部被改编为长篇小说的作品。小说版在原作的基础上拓展了很多细节,特别是比较细腻地描写了人物的情感和心理活动等漫画难以表现的内容。由于作者是知名科幻作家,有些地方还对藤子老师没有明确解释的设定或创意进行了补完和探讨。与新剧场版有较大幅度的改动不同,小说的主要内容仍然遵循漫画原作,没有做出大的修改,但是增加的与星野堇有关的剧情却是一个非常让人惊喜的地方。

星野堇是藤子・F・不二雄笔下最富传奇性的角色之一,《小超人帕门》女主角,也是一位早期的二次元虚拟偶像(有关她是谁、在原作中有什么故事,具体可以参见:《哆啦 A 梦》里有哪些不为人知却又打动人心的细节? - 王晗的回答)。在《铁人兵团》这一部的漫画、动画等原作中,她并未登场。然而小说版中星野堇不但以明星的身份出场,更因偶然的机会得知了大雄等人正在孤军奋战的秘密,成为了唯一愿意相信他们的成年人。小说也对星野堇不再是小超人以后的生活进行了少许正面描写,读来令人感动。得知大雄等人的处境后,尽管她早已失去了超能力,不可能去帮助那些已经身处异世界的孩子,但星野堇还是想尽力为他们做些什么。她找到了因孩子失踪而陷入恐慌的家长,给他们带去一点慰藉。当决战的时刻来临,正是舞台上星野堇歌声响起的时候。

这是目前为止,星野堇在整个哆啦A梦系列中最后的华丽演出,也是小说版补完原作的神来之笔。《铁人兵团》原作从决战开始,对照描写分隔在时空两端的两组人物,产生了强烈的对比与冲击感。最后静香推开任意门的一刹那,喜剧和悲剧在一瞬间融合,感觉就像是空气凝固了一样。小说版所增加的,星野堇演出舞台这个第三场景,让这一段分隔描写变得更加完整。少年们在虚假世界的生死搏杀、机械少女在时间与空间另一头的自我牺牲,所要守护的正是这“什么都没有发生”的第三个世界,一个能让舞台充满歌声与欢笑的世界。此刻在歌声中没有人知道“什么都没有发生”所需要的代价。一切都已在发生前被那位有着漂亮粉色头发的机械少女所终结,而她却因此并不曾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

这就是日常风景背后令人感动的不可思议。

最后,星野堇演唱的「God Bless You」这首宗教歌曲,也是小说版的一个亮点(初音miku模拟这首歌曲的MV:【哆啦A梦新铁人兵团】God Bless You_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与星野堇合唱的“任纪高志”,出自藤子・F・不二雄另一部作品《超能力魔美》。任纪高志的原型是歌手岩渕亮(岩渕まこと)。现实中的岩渕亮曾于80年代早期连续演唱了3首哆啦A梦剧场版的主题曲:「心をゆらして」(宇宙开拓史)、「だからみんなで」(大魔境)、「海はぼくらと」(海底鬼岩城)。后来岩渕亮主要从事基督教会宗教歌曲的创作,小说中所引用的几段歌词都是他为教会所写的作品。由于《铁人兵团》本身带有一些圣经创世记、原罪等宗教元素,丽璐璐的牺牲仿佛就像是救赎了麦加托比亚的原罪一样,所以书中引用这些歌词感觉特别合适。藤子老师思想较深刻的作品有不少,但《铁人兵团》是其中少有的具有一定宗教性的故事。小说版让星野堇在决战时演唱教会歌曲,新版动画增加刑场十字架的场景,似乎表明这些二次创作者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是《铁人兵团》跟其他藤子作品相比很重要的独特之处,这也是非常令人难忘的。

作者注:今年(2016年)3月,就是《大雄与铁人兵团》首次登上大银幕的30周年。以上这些文字,虽然以前也在别的地方发过类似的帖子,但在这个时候修改补充之后重新发出来,也算我自己对于这部难忘作品的一个小小的怀念吧。

编辑注:本文最初写于2014年,2016年《大雄与铁人兵团》30周年时有过一些补充和修改。发布到本站时标题和正文略有改动。

本文发表于《哆啦A梦的壁橱》,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点赞

发表评论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