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少年的梦想

富山县位于日本本洲岛的中部,这里风景优美,四季分明,还是日本有名的和纸之乡,而这里也走出了两位日本著名的漫画家,他们就是日本漫画史上最为成功的组合之一——藤子不二雄。

藤本弘于1933年 12月1日出生于富山县的高冈市,父母只有他这一个孩子,这在当时的日本是很少见的。上世纪三十年代初的日本,正处于军国主义对外扩张的阶段。1931年,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全面侵占中国东北,随后的1932年,日本又发动了“一二八”事变,侵占中国上海,第一次淞沪会战暴发,1933年,日本军队开始进攻山海关,打算吞并中国华北地区。在这一系列胜利,使得日本民众的自信心开始高涨,而当时的日本军国政府在宣传上采取的是“愚民”政策,有相当一部分日本人甚至还认为,日本军队是帮助中国抵抗苏联的红色政权。整个日本社会几乎都笼罩在“建设大东亚共荣圈,报效大日本帝国,报效天皇”的氛围之下。当时的日本政府也是鼓励日本民众多生孩子,所以像藤本弘这种独生子在当时很少,而藤本弘也是在这种社会背景下,开始了他的童年。

《藤本弘小传 第一辑》

由于藤本弘是家中独子,再加上藤本弘小时候身体素质不是太好,所以藤本弘的父母非常疼爱他,甚至达到有点溺爱的程度。这也造成了小时候的藤本弘的性格有点内向、胆小。藤本弘后来曾经回忆过这么一件事:在幼儿园的时候,小朋友们组织玩鬼抓人的游戏,班上有一个胆子第二小的胆小鬼,轮到这个人做“鬼”去抓人的时候,他却只抓藤本弘……,由此看来,大雄确实就是藤本弘小时候的真实写照。

1940年,藤本弘进入了高冈市定塚小学,多年以后,很多同学回忆起当年对藤本弘的印象:非常内向,平时很少说话,朋友也很少,总是一个人安静的待着,要么在看书,要么在画画。而喜欢画画这点,也是在藤本弘日后成为著名漫画家之后,很多同学才回忆起:哦,对,他以前确实挺喜欢画画……

一个叫加藤日出夫的同学还清楚的记得:当做体操的时候,老师就让藤本弘站到队伍外面来,看着其它同学做体操就行了。除了体育不行以外,藤本弘的学习也不算好。可以说,学校生活对于藤本弘来说,并没有什么乐趣可言,但是当时的藤本弘却有一个最好的朋友,那就是“幻想”。

“幻想拯救了我。”藤本弘在回忆自己的小学生活时,如此说道。

性格内向的人都喜欢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都喜欢幻想,藤本弘也是如此,藤本弘独自一个人时候,经常看着某个东西发呆,然后开始幻想,脑子里便会冒出各种古怪的想法,并把这些想法编出一个个小故事而画在纸上,而这些也都成为了藤本弘日后创作的灵感源泉。也是在这个时期,藤本弘开始对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展现了他的绘画天赋。起初,父母看到藤本弘在画画的时候很开心,认为自己的孩子找到了乐趣,并没有反对,有时还会夸赞藤本弘画的很不错,但是时间长了,他们发现藤本弘有点过于痴迷,便开始反对,因为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画画并不是地位很高的职业,父母不希望藤本弘长大之后投身于此,所以听话的藤本弘的画画时间就大大减少了。

1944年,藤本弘升入五年级,这一年9月,班里来了一位转校生。这位转校生的名字叫做安孙子素雄,也就是日后的藤子不二雄Ⓐ。

安孙子素雄1934年3月10日出生于富山县冰见市,距离高冈市只有不到二十公里,安孙子素雄出生在一座寺庙里,他的父亲是这座寺庙的主持(日本的和尚可以娶妻生子),父亲在安孙子素雄10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他们全家便搬到了高冈市。

刚刚转校而来的安孙子素雄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在课间休息的时候,百无聊赖的他便在纸上开始画画,有一次他注意到旁边过来一位同学在看他画画,并说:“画的很不错啊!”

安孙子素雄听到声音便抬头看了一眼这位同学。

这位同学看到安孙子素雄抬起头了,便自我介绍说:“我叫藤本弘。”

这便是日本漫画史上的两位大师的第一次见面。

《藤本弘小传 第一辑》

多年以后,安孙子素雄回忆起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两个人在交流绘画心得的时候,藤本弘拿起了一本书,一边翻书页,一边在书页的页角快速的画着东西,一连画了二十多页,当时安孙子素雄非常不解,藤本弘画完之后把书递给安孙子素雄,告诉安孙子素雄快速的翻动页角,安孙子素雄便照着做,他惊奇的发现藤本弘画的画居然动了起来,看的安孙子素雄目瞪口呆。安孙子素雄后来对于藤本弘有如下评价:“我最敬佩的漫画家是手冢先生和藤本君。藤本君就是一个天才!”两个孩子就这样因为绘画而结缘,从此便成了一生的挚友。

当时学校后面有座山,两个人就经常结伴到这座山上去玩,这座山也被认为是《哆啦A梦》中大雄他们经常去的后山的原型。据安孙子素雄后来回忆,有一天下午他们在后山上散步的时候,藤本弘对安孙子素雄说道:“我将来想要成为一位漫画家。”而安孙子素雄听完之后也有所触动,一方面他认为藤本弘居然现在就已经有所志向了,另一方面,他也觉得,藤本弘所说的,不正也是他想要做的么?

1945年8月6日,美军在日本广岛投下了第一颗原子弹,8月9日,又在长崎投下了第二颗。8月15日,日本裕仁天皇通过广播发表《停战诏书》,标志着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宣告结束,而日本也进入了战后时代。

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这次战争给日本各个层面都带了毁灭性的打击,经济崩溃,大街上到处有被饿死的人的尸体,在轰炸中被烧焦的尸体在大街上也随处可见。因为旧时的日本,女子出嫁之后,基本就不工作了,在家里相夫教子,所以很多家庭因为男人当兵战死,基本失去了经济来源,买卖孩子的事经常发生,很多家庭主妇不得已跑到美军驻地充当妓女,而她们换来的仅仅是罐头面包这样的食品。很多孩子也因为战争而成为了孤儿,两次核轰炸更是犹如灾难。

在这里,我真的很想对各位说一句:不要说什么活该、报应之类的话,战争之中,受害者永远是普通老百姓,至少那些小孩子都是无辜的。

而比社会和经济的崩溃更为严重的就是人民的自信心的降低,面对着整个社会的崩溃,面对着满目疮痍的惨状,人们开始思考,战争到底给日本带来了什么?未来的日本该何去何从?

做为经历过这个年代的漫画家,比如手冢治虫,比如藤子不二雄等,他们的很多作品或多或少都会有反战的主题,对于战争的反思,对于核能的恐惧,这些都对他们的创作有着很深的影响。

就像美国经济大萧条催生出了超人这样的漫画一样,战后迷惘的日本人也开始在虚构的文艺作品中寻找心灵上的安慰,而以前并不算是主流的文化形式之一的漫画在这个时候开始逐渐受到人们的欢迎。

1947年,日本漫画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作品发表,并造成了轰动,其销量超过四十万册,这部作品就是手塚治虫的《珍宝岛》。

《藤本弘小传 第一辑》

《珍宝岛》并非手塚治虫的第一部作品,但却是手塚治虫第一部受到广泛关注的作品,手塚治虫创造性的将变焦、广角、俯视等类似电影中的技巧引入漫画,使得画面内容更加生动,叙事也更加吸引人。

手塚治虫原名是手塚治,出生于大阪,据手塚治虫自己所说,给自己的名字加个“虫”字是因为他喜欢昆虫。手塚治虫对于日本漫画发展的贡献是十分巨大的,被称为“日本漫画之父”,他的《珍宝岛》基本上奠定了日本漫画的叙事方式和意识形态,影响了日后一大批的漫画创作者。可以说如果没有手塚治虫和他的《珍宝岛》,也就不会有现在《龙珠》、《篮球飞人》、《火影忍者》。很多著名漫画家都将手塚治虫视为自己的老师,这里面就包括藤子不二雄。

而此时的藤本弘和安孙子素雄早已经从小学毕业,安孙子素雄升入了高冈中学,而藤本弘则考入了高冈工艺专科学校,就读电气科,两个人虽然不在一起上学了,但是还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经常聚在一起画漫画,而《珍宝岛》也带给了两个人极大的震撼。

虽然手冢治虫只比两人大五岁,但是他们依然将手冢治虫视为师长,视为偶像,两个人经常去书店一遍又一遍的看手冢治虫的作品,并回家临摹,希望能够画出跟手冢治虫一样的作品,终其一生,二人也始终将手冢治虫视为自己的老师。藤本弘后来回忆说,如果当时没有《新宝岛》这部漫画,漫画家只是他们的一个梦想,但是看到这部漫画之后,他们便觉得成为职业漫画家才是他们真正要为之奋斗的目标。

当时两个人创办了一本叫做《少太阳》的手绘杂志,在朋友之间传阅。因为藤本弘学的是电气科,所以藤本弘就自制了一台原理类似幻灯机的小型放映机,他俩制作了一部叫《天空魔》的动画片放给邻居的小朋友看(而《天空魔》这部动画片一些点子后来也被藤本弘用到了《哆啦A梦》里),这部简单的放映机现在还保存在藤子·F·不二雄博物馆里。在这期间,藤本弘还给偶像手塚治虫寄去自己的一些手稿和一封信,而令藤本弘没想到的是,手塚治虫居然回信了,并在信中鼓励了藤本弘,希望他继续加油。藤本弘把这封信当做他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东西之一,非常仔细的给保管了起来,这封信现在也保存在藤子·F·不二雄博物馆里。

1951年,两人合作的四格漫画《天使之玉》在《每日小学新闻》上开始连载,这也标志着两位年轻的漫画家正式出道。也是在这一年,二人带着新作品《ベン·ハー》的手搞来到宝塚市拜访当时已经算是名家的手塚治虫。据日本一些资料的记载,手塚治虫看完这些手稿后,只是笑着对二人说:“画的不错啊。继续加油吧!”并没有过多的加以点评。而关于这次会面,手塚治虫后来回忆说,刚一看到这些手稿时,手塚治虫的心里便震惊了一下,他觉得自己如果不加以努力,很快便会被这些后辈超过。于是在二人告辞之后,手塚治虫便把这些手搞保留了下来,在日后不断的告诫自己:后生可畏。

《藤本弘小传 第一辑》

而藤本弘和安孙子素雄在拜访完手塚治虫之后,便在当天连夜赶回了高冈市。

拜访完偶像之后的二人继续着自己热爱的漫画事业,也就是在这个时期,二人正式决定共同创作和发表作品,至于为什么合作的原因,据说是因为觉得二个人的力量总比一个人的力量大。为了表示对手塚治虫的敬仰之情,他们给自己起了个笔名,叫手塚不二雄,后来又觉得不太妥当,便改成了足塚不二雄,意思是自己的水平不敢与手塚治虫相提并论。

1952年,藤本弘和安孙子素雄各自从自己的学校毕业,步入了社会。由于安孙子素雄的伯父在富山新闻社担任副社长,所以安孙子素雄便进入这家新闻社,在社会部担任了采访记者,同时还兼任美编。而藤本弘则进入了津田制糖公司,成为一名普通工人,但是仅仅工作了三天,藤本弘便辞职了。对于这次辞职,不少藤子不二雄的资料普遍都介绍说是因为藤本弘无法放下对于漫画的热爱,于是便辞职传心画漫画。不过日本的一些资料则记载,藤本弘在工作的第三天,由于机器故障,藤本弘的手臂卷入机器中受了伤,而藤本弘本来就对这个工作没有兴趣,于是便借着受伤的由头,直接辞职了。

辞职之后的藤本弘便专心画漫画,成为了一位全职漫画家,有时也会为安孙子素雄的报纸绘制插图,而安孙子素雄也会在工作之余与藤本弘继续合作,创作漫画。

1953年,二人合作的《四万年漂流》发表,这是第一部以“足塚不二雄”这个笔名发表的漫画。同年,另一部漫画《乌托邦——最后的世界大战》也发表了,而这部漫画还创造了一项日本漫画界的纪录:拍卖出了367万5千日元的天价。

实际上,在这段时间里,藤本弘曾经不止一次的跟安孙子素雄谈过,希望安孙子素雄能跟他一样成为一名全职漫画家,并一起到东京发展。但是安孙子素雄却一直犹豫不决,原因也很简单:当时安孙子素雄在新闻社有着稳定的工作,而且工作能力一直不错,再加上伯父还是副社长,只要不出大的差错,安孙子素雄在新闻社的未来可以说是一片光明。而安孙子素雄对于漫画的热爱也是无需多言的,但是如果辞职去东京,那就意味着放弃稳定的工作和收入,而且做全职漫画家,那么生活成本也会加大。安孙子素雄还曾经找过他的伯父商量,他的伯父当然不希望自己的侄子放弃明摆着的大好前途,离乡背井去赌博。所以面对着梦想和现实的两难,安孙子素雄一直下不了决心。

有一天,安孙子素雄跟母亲聊天,安孙子素雄就跟母亲谈起这件事,做为一个母亲,当然最了解自己的孩子心里所想的是什么了,于是母亲便说道:“那就去做你喜欢做的事吧!”听到了母亲这句话之后,安孙子素雄便辞去了富山新闻社的工作,跟藤本弘一起收拾行装,前往东京。对于这件事,安孙子素雄后来曾说:“是他(藤本弘)让我下定了决心,如果没有藤本君,我可能根本成不了漫画家。”

1954年6月10日,两个人来到东京。

《藤本弘小传 第一辑》

本文发表于《哆啦A梦的壁橱》,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点赞

4
发表评论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avatar
由新到旧 由旧到新 高赞优先
阿蒙时光机

去过藤子不二雄博物馆,文章里说的有一些也看过介绍。想起飞人4号就是和尚的儿子哈哈。

幸福的铜锣烧

啊!竟然在这里看到你了~前几天贴吧屏蔽了2017年之前的帖子,我们通过技术手段抢救精品帖的时候亦保存了你的这篇文章的全部内容。
我们计划将所有精品帖全部转移至自建网站机器猫吧大全,不过由于一直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因此无法向你申请转载。
今天很高兴能看到看到这篇文章在壁橱重见天日,顺便我代表机器猫吧运营团队在此申请一下能否将您原来精品帖的内容转载至机器猫吧大全呢?谢谢了~

幸福的铜锣烧

既然在这里说……我顺便说一下转载的目的以避免引起误会吧……首先是贴吧的精品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显示,其次是一些古老的帖子也开始出现遭到系统删帖的情况。因此我们决定在经过原作者同意的情况下将抢救出来的所有精品帖按照发帖的时间顺序备份在自建网站机器猫吧大全中,以保存机器猫吧十几年的发展成果。这个帖子我记得大概是2014-2015年发的,因此转载之后也只会静静地躺在猫吧专栏十页之后而不会出现在首页,也不会进行推广。
另外第一到第四(我没记错的话总共是四章)的文本我们这里已经备份下来了。不必劳烦你再私发给我了~
希望楼主能够同意,也感谢壁橱的各位的理解。

Shimmer

记得初次看这篇小传的时候真的对我启发很大啊!文中有些作品名现在有更通行的翻译,请问我能不能改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