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Shimmer对本文亦有贡献。

看到题目的时候,可能会有观众发懵:“《哆啦A梦》本来不就是一部面向儿童的作品吗?既然是,那又是从哪里来的低龄化一说?

能得到特定群体的极高赞誉或大众广泛认可的作品,大抵是优秀的。反过来说,能否做到“老少皆宜”甚至“雅俗共赏”,也是我们衡量一部作品是否优秀的重要指标。《哆啦A梦》漫画做到了这两点。人们在少不经事的时候去看这部漫画能看得开心,长大后再去翻两页,可能就会发现漫画里埋藏着的、以前没有在意过的情理,比如: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而“低龄化”却意味着疏离除低龄儿童以外的所有观众,让作品不能被大众“广泛认可”。“低龄化”的表现有很多,比如低幼的台词、一直换汤不换药的打趣以及让人毫无感觉的战斗场面。

在《哆啦A梦》动画中,低龄化的争议有很多,比如人物夸张的表情动作、逻辑的缺陷等等。下面所说的“低龄化”则基本上指代模板化的剧情,以及长期没有亮点的篇目。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1979-2005年,哆啦A梦由大山羡代配音,她的投入得到了人们的认可,这段时间播出的动画也被称为“大山版动画”。在2005年改版后播放的《哆啦》TV动画中,水田山葵接替了大山的位置,此后至今的动画便被称为水田版《哆啦》动画。水田版TV动画每年会有一集《哆啦A梦生日特别篇》。《生日特别篇》播放前后,动画大概率会停播一两周甚至更长时间,来给制作组留出更加充沛的时间,以保证作品的高质量。该版动画,包括TV动画和剧场版动画,都是以“翻新+原创”的混合方式进行的,而07年及以后的《生日特别篇》均为原创篇目。可以说,《生日特别篇》是水田版《哆啦A梦》TV动画的精华甚至巅峰部分,《生日特别篇》的质量变化也能在很大程度上代表其播出前后的《哆啦A梦》动画整体质量趋势。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哆啦A梦的生日合影

在水田动画开始播出的那几年,《生日特别篇》的质量高得惊人。十年前,官方向广大观众发起了“留在心底的30个故事”投票活动,让大家从当时2000话左右容量的故事中,选出最能留在自己心底的那篇。在2009年的除夕夜,以得到的20065票为依据,官方按照年龄选出了90部作品,最后精简到30部。其中07、08年的两部原创生日特别篇都留在了前十的位置。前者更是冲到了TOP1的宝座上。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09年初公布的《留在心底的30个故事》前十名中,第一与第九名均为水田TV动画的生日特别篇

虽然要考虑作品的播出时间与投票时间远近的影响,但毫无疑问,比起播出时间,更重要的是故事本身的质量——不然07年的那部就不会压在08年上头,2000年播出的《冲呀!大雄!机器人法庭》也不会被排在榜单第四的位置。

2007年的特别篇是《哆啦A梦的重生之日》。由于生产过程中不幸遭雷劈导致能力低下、容易出差错的哆啦A梦被制造厂的厂长抓走,强制进行改良。改良后的哆啦会变得优秀,但也会被清空所有的记忆。大雄一行人发现哆啦失踪后,调查并杀到了改造室。最后一刻两人的对白中,一个为了能让另一个更好地成长而选择接受,一个在挣扎之后,为了不让另一个继续作为别人口中的“残次品”而妥协······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2007 《哆啦A梦的重生之日》

2008年的特别篇,《哆啦A梦的青之泪》,哆啦喜欢上了未来花店的一名猫型机器人,而她是一名“盗贼”。她在被追捕的时候不小心掉落了重要的铃铛,而这个铃铛又阴差阳错地被大雄捡去临时当成了生日礼物。后来,哆啦因此被她搭讪,再然后被大雄告知她的真实身份,最后知道她之所以“偷窃”,是因为她真正的爱人,其体内的稀有能源“青之泪”被富豪通过不法手段夺走。她的爱人只能陷入永久的沉睡······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2008 《哆啦A梦的青之泪》

07年故事最后的对白,平淡地表现了两人之间,在关键时刻能最大限度体谅对方的友谊。08年的故事,则讲述了两种不同的爱,以及一名“低端机器人”对爱情的觉悟和祝福。此后,09年的故事中大雄面对真假哆啦A梦表现出的温情感化了冷酷的罪犯机器人,让不少观众为之动容。那句“哆啦A梦就是哆啦A梦啊”在8年后被拿到剧场版《大雄的南极大冒险》中使用。10年的故事则是大雄成为陷害猫型机器人的工具,却通过自己失败后一次次的努力让人们看到了猫型机器人与人之间不可取代的羁绊。11年,《银河大奖赛》,比赛的奖品是实现一个愿望,比如一个有一对耳朵的愿望······12年,《感恩监狱大逃脱》,描绘了一个愤怒成为犯罪的未来世界,所谓的罪犯们被当作免费的劳动力,饱受监狱长的虐待……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2012 《感恩监狱大逃脱》

这时的《哆啦A梦》动画,可以说一路高歌猛进。仅2009年播出的故事中,就有《银河铁路之夜》、《哆啦A梦的重生之日》、《欢迎来到世界的中心》、《爱上大雄的美少女》、《哆啦A梦漫长的一天》、《追寻铜锣烧传说》等富有故事性的作品,还有《幻想野生动物园》、《世界上只有一只大雄》、《热血!大雄的运动会》、《卖火柴的哆啦美》等富有趣味性的故事。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爱上大雄的美少女》 中,机器人少女露莉说完,便和黏在身上的炸弹一同飞向犯罪者,与其同归于尽

如果有人在这时说《哆啦A梦》比过去低龄,那么很可能只是情怀使然。毕竟陪伴大家度过童年的是大山版,其风格与现在的水田版迥乎不同。大山版相比水田版有更多黑色、恐怖元素,而水田版喜剧色彩与温情元素有所增加。“喜剧色彩与温情元素”并不意味着低龄化,相反,它表现出吸引更多年龄层次观众的希望。或许有时会显得煽情过度,但总体而言,水田版比大山版情感更加细腻,这是不可否认的。并且,相较于藤子老师去世后,大山版电视动画后期出现的模板化现象,水田版动画用足够高质量的故事让自己渐渐得到大众的认可。坊间对水田版动画的非议声也渐渐变小。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热血!大雄的运动会》

然后,时间推到2013年,我们所说的“《哆啦A梦》走向低龄化”的问题就来了。

2013年的《深夜的巨大狸猫》相较于前作缺失了一些触动,不过好在该篇与藤子·F·不二雄的另一部人气作品——《小超人帕门》有很强的联动。利用树屋生长逃亡的设计也带来了足够的趣味性。然而,也是从此开始,这一趋势一发不可收拾地持续了数年。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深夜的巨大狸猫》中,树屋的初形态

2014年《地底100英里小型大作战》、2015年《大雄特快与迷之列车猎人》、2016年《天才大雄的飞艇游乐园》,三部作品都充盈着欢乐的气氛,但却缺少了以往的感动——一个能让《哆啦A梦》做到老少皆宜的关键因素。

此外,除生日特别篇外,TV动画中的其他“原创亮眼故事”相较于前些年也有所减少。就笔者自己的经历来看,也是在那些年,身边的网友中有越来越多的人放弃追《哆啦》新番动画,就连笔者自己也只有在十分无聊的时候才会去补一补。

虽然不知道是从哪个论坛开始,但确是在这个时候,“《哆啦A梦》低龄化”这一问题在圈子里被提了出来,而且认同的声音越来越多。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2016《天才大雄的飞艇游乐园》高潮部分,让笔者尬出鸡皮疙瘩的高喊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如果你在这个时候说:“《哆啦A梦》低龄化”甚至“这系列怕不是要完”,我很可能都不会有意见。因为那时候,笔者自己也能感受到由衷的失望。

在2017年下半年,《哆啦A梦》TV动画改版。改版后的动画凭借对经典篇目《大象与叔叔》的重制以及其中对法西斯凶残的揭露和人性的救赎打出了开门红,不仅在日本本土引发了热议,也在我国获得了观网的报道,以及共青团中央在微博上的转发。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此后,TV动画中又紧接着出现了《天花板上的宇宙战争》、《鲁滨逊漂流组合》、《森林是活的》等经典篇目的重制。我们对制作组重制经典篇目的目的不得而知,但这一轮重制确实像是在发出“回归初心”的意味。

而这次改版除了色彩、背景风格等外在的改动,其最核心的改变在于对待原作的态度上。说白了,改版后的动画更忠实原作。忠实原作并不意味着拘泥原作,在改编作品的处理上,新体制动画加入了很多耐人寻味的细节,比如《红鞋女孩》中象征友情的万寿菊、奶奶默默守候的身影;比如《神枪手大雄》中贝丝小姐的温柔、大雄面对镇民振聋发聩的呼喊,都为作品注入了新的内涵。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红鞋女孩中》,来不及向小丽道歉的大雄,在已经人去楼空的小丽家抽泣

至于另一边,剧场版动画。其风格受制作团队影响较大。对于06年及以后改编作品,其中既有《新魔界大冒险》这样在原作上合理改编的作品,也有《新宇宙开拓史》这样的原作粉碎机。不同的制作团队让每年的电影在多个方面都产生了大幅波动。了解了这些后,笼统地说《哆啦A梦》剧场版都很低龄化甚至越来越低龄化,大抵有很大一部分是偏见。况且,评价电影本来就是萝卜白菜的问题,《人鱼大海战》《奇迹之岛》这样的作品虽算不上优秀但也拥有不少拥趸。在笔者看来,唯一能毫无争议地冠以低龄化之名并被钉在耻辱柱顶端的作品,就是2015年的《宇宙英雄记》了。介绍这部作品的同时我们也可以弄清楚,我们需要批判的“低龄化”究竟是什么。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风格幼稚化

《宇宙英雄记》的监督大杉宜弘曾表示:

“跟前几年剧场版的风格不一样,这次不走感动路线,也没有复杂的剧情,而是追求纯粹的搞笑、完全的子供向。” 
“哆啦A梦本来是日本第一的搞笑漫画”,“想把它还给孩子们”,所以剧情只是“劝善惩恶”、简单的好人打败坏人的故事。

他还提到:

为了要显示跟去年《新 大魔境》相对较为写实的风格相区别,特意把人物造型改得更加幼齿和滑稽。

诚然,《哆啦A梦》是一部优秀的、属于孩子们的搞笑漫画,但在看着这段话的各位,想必大都是已经告别童年的人了。即使这样,大家还是点进了这篇《哆啦A梦》相关的文章。为什么长大后的人们能以《哆啦A梦》为起点写出这么多文章?因为它有很多值得我们深挖的地方。为什么长大后的人们依然会看《哆啦A梦》及其相关的创作?因为它依然能让我们感到有趣,因为它做到了“老少皆宜”。

一份名为《視聴率から振り返る「テレビアニメ」の歴史》的调查结果显示,2012年,《哆啦A梦》动画的观众中,未成年人数量甚至小于成年人。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哆啦A梦」观众年龄构成比调查结果

让全家人都能感到开心的趣味,才是《哆啦A梦》系列核心的闪光点。作品一大优秀面的掩盖,不是用“想把它还给孩子们”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就能搪塞过去的。

·剧情套路化

《宇宙英雄记》作为一部原创动画电影,整体剧情上却严重嵌套了过去的“公式”。开场拍戏(类似《宇宙小战争》桥段)、和外星人相遇、迅速出发、与黑恶势力展开小冲突、大雄午夜谈心、小夫劝退未果、解决敌人。整个过程非常流畅——无法让人产生任何危机感的流畅。观众完全能预想到电影下一步的发展,观众不用关注波折的剧情、不用去关注人物的命运,那么问题来了,还有什么值得观众关注的地方?《宇宙英雄记》的画面,与之前的几部比较起来,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啊。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小夫日常劝退

·过家家一样的打斗

以小学生为主角的动画诚然不可能出现过于激烈的战斗,但即使是在这一枷锁下,大师仍然能站立起来跳舞,而不是像大杉宜弘这样,放弃挣扎、在地上蜷缩。

同样是在宇宙的远方,同样是以游乐园为背景的斗争,藤子老师在《银河超特急》上的设计是大杉宜弘的《宇宙英雄记》完全不能比拟的。

《银河超特急》的反方是一种没有身体、只能通过占领机械或其他生物身体才能行动的寄生生物,为了偷取人类身体而攻入游乐园。第一只寄生生物成功偷窃了未来人阿斯通的身体并进一步筹划寄生生物的阴谋。第二只寄生生物夺取了游乐场管理员的身体并在控制室使游乐场的各类机器人发生暴乱,一转眼,更多的寄生生物控制了更多的人类。后来,小夫被寄生物控制、人类借助烟雾操纵火车逃离游乐园主星球、火车燃料早已被放空,火车在被榨干了矿产后废弃的荒野星降落、胖虎为了寻找矿洞里的遗留火车而在山洞里迷了路······眼看着大雄一行人一步步走入危机,观众紧接着又看到了能让自己稍微放心下来的转折:荒野星上有很多剩余的包装食品、静香洗澡时误打误撞发现了对付寄生物的措施、胖虎遇见了另外一对迷路的孩子,在他们的帮助下找到了火车,并使用战斗爆发前在游乐园中获得的道具卷轴,屹立在火车上,带着火车穿出山体。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危难关头,之前在游乐园得到的道具救了所有逃亡的人类

而《宇宙英雄记》的反方是一群怪物,一群通过“长得丑的就是坏人”这句话就能判明身份的坏人,为了最普通的理由——财富而设计毁灭一颗恒星。(类似《宇宙开拓史》桥段)其过程更是简单粗暴——以“开发游乐园”为由成功忽悠了波鲁卡星这个乌托邦上的“所有人”!然后让“游乐园”中的一座设施吸收波鲁卡星的能量以冲击恒星。因为原作也会出现知识上的硬伤,所以我们先撇开这一计划的科学性不提,荒谬的是,他们真的成功忽悠了一颗星球上包括男女老少在内的所有人!最后,恒星被毁灭,而让故事强行走向Happy Ending的是汉堡导演的“一键还原”······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恒星被毁灭后的完美补救措施——一键还原

结束两者的比较之后,我有底气说:“与原作比起来,《宇宙英雄记》就是在过家家!”

而《哆啦A梦》剧场版是这一系列“制霸业界”的王牌。在TV动画长期衰弱的趋势下,一部剧场版动画的血崩足够成为人们失望的理由。至此,《哆啦A梦》低龄化的言论热度达到巅峰。彼时贴吧用户对整个水田动画的态度以“要完”和“不关心”为主流。持“热爱”态度的人已经很少。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活在预告片里的帅气大雄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幸运的是,在2017年的下半年,《哆啦A梦》在日本本土的热度再度高升。另一方面,在15年的爆炸之后,16/17两年内,剧场版新作在口碑和票房上都取得了可观的成绩,而且就目前正在上映的《大雄的金银岛》的情况来看,这一系列的已经创造出了连续三年票房突破自身纪录的奇观。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2018 《大雄的金银岛》TV特别画面

2016年,1989年《大雄的日本诞生》得以重制并上映。幸运的是,由于2015年《伴我同行》的大获成功,此后日本动漫电影便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中国内地电影院。其中自然也少不了与“功臣”同IP的《日本诞生》。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2016 《新·大雄的日本诞生》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日本诞生》上映前夕,国内刚好对一场名为“南海仲裁”的闹剧展开了海潮一般的批判,批判对象从菲律宾到声援菲律宾的日本,再到这部名字里顶着“日本”俩字的电影。

是的,这部电影被舆论大环境波及到了,而且可想而知,舆论影响全部是负面的。并且,舆论中的大多数是没有看过这部电影的。正好笔者那时详细看了猫眼电影下的评论。差评中过半的评价是因此而生,剩下的小半是对电影院的抱怨,以及简单的“无聊,睡着了”之类的评论,总之是没有对“不好”说出个所以然来。

至于这部片名顶着“日本”二字的电影究竟有没有表达舆论吵嚷着的、我终究也没听清楚是什么的“不正确”思想,由于篇幅限制,在此我们不便详细剖析新作本身的涵义如何。但有两件事是我们都清楚的——首先,翻新的一大准则便是尊重原作;其次,藤子先生的思想如何,其先前的作品已经说明无数次了。

因为“日本战败了”这句话,哆啦A梦被打上了“反日”标签

当时猫眼的机制存在买票-差评-退票或者直接差评的漏洞——谁也想不到会有这样无聊的人吧。

《日本诞生》的道具设计是一流的——在道具的帮助下,孩子们喜欢的挖土游戏最后真的在做出了一间山洞住宅;孩子们讨厌的白萝卜里容纳了热腾腾的大餐;孩子们养的宠物变成了飞马、翼狮和龙的传说动物······这是让成年人也能接受的童趣。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日本诞生》的情节也是非常出色的——克克鲁的村庄被毁、大雄一行人偶遇并调查克克鲁的身世、解救并帮助克克鲁的族人建立新的村落,回去后再次发现远古一族的消失······波折和平静分布得刚刚好。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日本诞生》的细节是让人满意的——旧版克克鲁的部落设置在安徽和县,新版设定在湖南道县,这一更改是有新的考古结果做支撑的。在故事舞台由日本转向中国时,背景的画风也从原本鲜艳的日式风格变成了带有一些山水画味道的中国风。更有甚者,知乎上曾有湖南网友和孩子一起去看动画,被问:“我们这里以前真的是这个样子吗?”,回去查阅资料发现,动画里的地貌和书上所说真的相吻合。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门的两遍分别是十万年前的中国和日本

新作的改动让我有了眼前一亮的感觉——旧版结局,大雄一行人被困山洞,无法逃脱,最后是靠着时空警察的帮助才得以逃命,也是由于时空警察的介入,反派“利卡松比”才被绳之以法;而在新版结尾,大雄一行是靠着大雄“生出”的宠物们的帮助,将反派“巨尊比”逼入绝境,最终关头,代表着古代文明的克克鲁用蛮力破坏了“时空破坏装置”。在能分解一切未来道具的“巨尊比”面前,也是克克鲁的远古石矛成为了最终的反击工具。

片中的“如果把未来道具给石器时代的人,会搞乱历史的。要经过用劳力这个阶段,人类才会明白每件工具的重要性,然后改良出更方便的工具。”,体现出了《哆啦A梦》一大优点的传承——在顺着剧情发展的情况下,将道理平实地传递给观众。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而片尾部分那句“伪造的历史怎么可能战胜真实的历史。”,可能言之无意,但在了解“日本右翼分子篡改教科书”事件的中国观众看来,却何其讽刺!如此讽刺的话语却是来自一部在日本热映、取得41亿日元票房的作品,又何其难得!更难得的是,影片至此,人物所有的对话和行动都完全切合剧情,没有任何“为说教而说教”、“为讽刺而讽刺”的片段。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另一版本的字幕,与内地上映版有些许不同

可以说,即使有结尾时集体飙泪的尴尬煽情拖累,《日本诞生》依然是一部不错的作品。

至于2017年《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口碑则是两极分化。一方面是部分观众对设定的无感甚至对电影感到的无聊,另一方面则是部分观众在深挖后发现的种种亮点。无论如何,这部电影打破了当时《哆啦》2D剧场版动画的票房纪录,话题度也相当可观。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2017 《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 PV

2017年,由原吉卜力工作室成员高桥敦史担任监督与脚本、钉宫理惠领衔配音的《大雄的南极大冒险》,由于融入大量科幻元素,特别是来自克苏鲁神话(洛夫克拉夫特《疯狂山脉》等小说)的一些要素,以及对于宫崎骏作品的致敬,而一度成为日本网络上的热门话题作品。《大雄的南极大冒险》是2017年日文推特唯一超100万的电影,并获得日本推特大赏年度电影奖。日本国内票房44.3亿日元,作为哆啦A梦2D剧场版在时隔26年后再次成为日本本土电影(邦画)年度票房亚军。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2018年,《你的名字》制作人川村元気参与制作,看过PV的国内观众纷纷表示“画风有君名的感觉,也有过去的味道。”ED曲由“男solo之光”星野源负责,开卖首周强势登上“Oricon公信榜专辑销量”的榜首。两段歌词中插入了大山版动画配乐《我是哆啦A梦》的旋律,歌词也洋溢着冒险和活力的气息。今年的电影目前只有日本上映,在国内已通过审批,有望于六一到暑假这段时间内上映。就观众反应来看,这部电影还是值得期待的。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2018 《大雄的金银岛》 TV特别画面

而这些作品之所以取得票房与口碑的双丰收,抛开其它的噱头,我想最主要的因素就是它们采用了与《宇宙英雄记》不同的制作思路。以《南极大冒险》为例,导演高桥敦史认为:

藤子·F·不二雄很会画深度作品,希望在这部作品中“重现藤子老师的精神”,被问到会不会让小孩子看不懂时甚至说“那个部分,可以等他长大以后再理解就好了。全部都看得懂的话就不好玩了”。

这与大杉导演所说的“完全子供向”完全相反。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南極大冒險》導演訪談 哆啦A梦中文网

《动画版《哆啦A梦》在走向低龄化吗?》

在《哆啦》这部作品的小圈子里,我们常常会看到一些自己觉得荒谬甚至可笑的观点,而且,持有这些观点的人往往很会胡搅蛮缠,无论是狡辩还是掺杂人身攻击的言论都能说得出口。我们的注意力总是被这些恶意的言论缠住,然后被带入无休止的愤怒和批判中。但是这些人的话并不重要,我们可以将个体的荒唐归因于愚蠢,但不宜只顾着对所有盲目观点的持有者进行批驳。万物的存在不一定合理,所以我们可以反驳它;但事物的存在至少有其原因,所以在批驳之前,我们不妨去了解这些原因,即使原因可能和观点一样可笑。

“《哆啦A梦》低龄化”,起源时间未知,热议时间开始于约四年前,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拥簇。如果新篇目的综合水平一直没有明显降低,粉丝们对“低龄化”也必然会持反对态度,更不会有站在“低龄化”立场上看作品的先入为主。在远一点的大山版后期和近一点的14-17年,《哆啦A梦》的TV动画不仅在优秀篇目数量上较于其之前的时间段有明显衰减,在整体上也越来越讨不来95后观众的满意。在“低龄化”风头正盛的时候,持反对意见的粉丝们将希望寄托于《哆啦》系列制霸的电影上,然后不幸地迎来了2015年剧场版的血崩。

然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TV动画调整,在《大象与叔叔》打出开门红后又一直保持着更高的话题度。除2015年之外,2010年往后的剧场版动画不但有《新铁人》这样的神作,也有着“可圈可点”的水平底线。

“《哆啦A梦》走向低龄化”的说法,是时候告一段落了。

本文发表于《哆啦A梦的壁橱》,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点赞

3
发表评论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avatar
由新到旧 由旧到新 高赞优先
TomorrowD

好在大杉宜弘吸取了宇宙英雄记的教训,并在TV版首席导演的位置上打了一场翻身仗。

TomorrowD

相比之下,渡边步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XS
XS

这样一说,才发现自己之前对渡边导演所知甚少,找到一篇难得很详尽的评传,愿公诸同好,以飨更多读者:

动画考察16 从哆啦A梦到宇宙兄弟——动画导演渡边步梦的步伐 - Macro kuo的文章 - 知乎
https://zhuanlan.zhihu.com/p/20151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