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到“胖虎”这个名字,多数人下意识想到的画面应该是这样的。

《除了刁难,胖虎还有什么?》

胖虎给人最主要的印象,就是“脾气暴躁、爱占便宜的孩子王”,换句话说——“我胖虎看你不顺眼就要刁难你”。胖虎给朋友们带来的灾难不仅在数量上多如牛毛,而且在种类上也是花样繁多。官方甚至统计出了一张“胖虎灾难分布图”并将其收录到了一本在粉丝圈口碑极好的书中。这是连“大雄倒霉次数”都没有得到的待遇。

但是我们今天要说的不是这个。

有句话,我想没有人会反对—— 一名只有负面特征的角色是很难在观众心中拥有良好口碑的。可是从《哆啦A梦》出现至今的近50年时间里,在和这部作品相伴而成长的人中,很少有人对胖虎抱有强烈的反感。这就说明,胖虎身上一定存在着闪光点——能与暴力这一设定相抗衡的闪光点。

一、 温柔

胖虎的力量给了他蛮横的资本。他靠着同年代的同龄人中最高的战斗力,占领空地、抢夺零食、使唤同学······即使是对人人爱慕的静香,胖虎也曾经伸出过魔爪。温柔这个词似乎与他毫无关系。

《除了刁难,胖虎还有什么?》

显然,如果说胖虎的心中也有一座温柔乡,那么能长期住在这里的人一定屈指可数。

然而,确实存在着这样的一名女孩,虽然她长得连大雄都看不上,虽然她没有什么受人关注的技能,但她是《哆啦A梦》1300余篇漫画和2500多集动画中,唯一一个让胖虎始终“捧在手心怕碎了,含在口中怕化了”的人。

她就是小珠,不过朋友们更习惯叫她的外号——胖妹。

胖妹在整部作品中唯一被着重描写的技能是画漫画。对于这位新人漫画家来说,灵感欠缺、思路模糊等创作障碍几乎是家常便饭。而且,刚刚走上这条道路的胖妹对自己的作品一直没有足够的自信。

这时候的胖妹是极其脆弱的。简单的几个否定便可能让她放弃画漫画的爱好。

还好,哥哥不会让她听到这些话。

《除了刁难,胖虎还有什么?》

后来,胖妹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男孩——茂手持夫。两人都对画漫画有着浓厚的兴趣。茂手持夫对胖妹的漫画很是欣赏,便邀请她加入刊物创作的队伍。

再后来,交稿的日子快要到了,可是胖妹在新的作品上却迟迟没有头绪。这时候的作者非常需要安静的环境来寻找灵感和思路。胖虎也知道这一点。于是就有了这样一幕。

《除了刁难,胖虎还有什么?》

胖妹说自己有了灵感,哥哥立刻想办法找资料。新故事的背景设定在过去,寻找资料的最好办法便是乘时光机回到过去来取材。如果是在平常,以大雄和哆啦A梦的性格而言,这种合乎情理的要求一定会被很快答应下来。可是问题来了——这不是平常,因为胖虎刚把朋友们都得罪了一遍。

《除了刁难,胖虎还有什么?》

为了给胖妹一直在变的灵感取材,胖虎不仅向大雄跪地道歉,还在自家和大雄家之间连续跑了三趟来回。

胖虎是多么粗暴的人,这点各位都了解。让他诚心诚意地道歉,谈何容易?

《除了刁难,胖虎还有什么?》

一次跪地道歉、一次次粗暴地驱赶、一次又一次地奔走······作者对孩子一直是温柔的,胖虎的心意没有落空。胖妹赶在最后关头完成了令人落泪新作。

《除了刁难,胖虎还有什么?》

至于这部作品的主人公原型是谁,我想大家肯定已经想到了。

《除了刁难,胖虎还有什么?》

“太感动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出色的漫画!” “讲的是可爱的妹妹和虽然粗鲁,但却很爱护妹妹的哥哥的故事。”

这便是胖虎对妹妹的宠溺。在中篇动画中,胖虎对自家儿子采取散养的态度。换句话说,胖虎对儿子的关切,都未曾表现得像对胖妹一样强烈。

二、妈妈

水田版动画(即05年后的新版哆啦A梦动画)中出现过很多新的故事,与之而来的是新的设定。这些设定中有些与前作不符,成为了新版动画为人诟病的原因之一;还有一些新设定丰富了人物形象,使角色的特征性更强。

譬如,在曾经的设定中,胖虎和妈妈的关系几乎一直是单向的命令与打骂。但是在水田版动画中,这种设定不止一次被打破。

《除了刁难,胖虎还有什么?》
来源:《热血!大雄的运动会》

刚田夫人是刚田杂货店的掌柜,店面的经营一直由她打理。而当她生病且丈夫不在的时候,这担子就自然落到了胖虎头上。为了给客人送货,胖虎屡次拒绝了大雄要求其加入运动会队伍的要求,即使因此被朋友非议也没有改变。

三、小打小闹和大是大非

在剧场版动画中,角色的正面性格会被放大。譬如那个能被毛毛虫吓跳的大雄敢正面怼宇宙级犯罪者、静香的细心和爱心往往能救了所有人的命。到了胖虎这儿,就是仿佛能冲破天际的义气了。

不过,胖虎的义气很少出现在短篇漫画中。就我而言,在短篇漫画中,我对胖虎义气印象深刻的,只有这一幕。

《除了刁难,胖虎还有什么?》

所以,义气爆棚、勇往直前的胖虎形象得到了大家的昵称——“剧场版胖虎”。

要说例子,真的是一抓一大把。

《除了刁难,胖虎还有什么?》

当然,胖虎也怂过。剧场版动画每年都在更新,胖虎在以后的电影中也可能会露怯。只是在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的笔下,胖虎在大长篇中面对黑恶势力的时候,一次都没怂过。

后记

在《哆啦A梦》话题相关的网站逛多了,难免会遇见几个黑子。其中最流氓的是假结局的支持者,对作品的了解甚浅却仍然自以为是,被指出错误的时候还常常撒泼打滚甚至人身攻击;最傻的是男性角色的无脑黑,这些人对作品的了解也不深,和前者相比,区别可能只是言语中显露出的不是粗鄙而是幼稚。至于对静香的抹黑,言语中必定会充斥着世俗的偏见和下流的眼光。

我相信,《哆啦A梦》是一部伟大的作品。如果这部作品连人物形象都只是简单的二元对立,那它的角色根本不可能被人们一直记住,它更不可能经久不衰。藤子·F·不二雄亦是一名了不起的漫画家,他画的《哆啦A梦》没有最终回。即使他没有在上个世纪早早离开,这样一名主要作品几乎全是儿童向的漫画家,也不可能给他的代表作加上一个黑暗的结局。

简单的不是角色形象,黑暗的也不是作者的想法。简单的是某些人的大脑,黑暗的是另外一些人的心脏。

本文发表于《哆啦A梦的壁橱》,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点赞

发表评论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