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日本社会观察 | 第一章:在废墟上 | 教育、就业及孤儿

作者:
发表日期:2019年3月30日

我想继续聊聊那句话,来结束本篇的叙述——野蛮会体现在社会的方方面面。但在这里要对后半句作出修订——它影响人们生活的方式不止有细节和渗透,还有更直观的违法及犯罪行为。

正如之前所说的,日本人在侵略战争中同样付出了代价——即使比被它侵略的国家要小得多,他们也不得不承受。

《战后日本社会观察 | 第一章:在废墟上 | 教育、就业及孤儿》

其一,畸形教育。

为了保证战争时期的粮食供给,无数学生在接受军国主义教育期间,还常常要被从学校里被抓去耕地。这一代日本人所接受的教育仍然是有问题的,这样的教育想让他们适应的是战争对物资甚至生命剧烈而无尽的消耗,而不是怎样做一名和平时期的守法公民。基础教育对社会发展而言是至关重要的,因此,基础教育所出现的问题最终必然会映射到社会中,尤其是一些极端的军国主义思想余孽。

《战后日本社会观察 | 第一章:在废墟上 | 教育、就业及孤儿》

[28] 藤子·F·不二雄在《哆啦A梦》中对1945年日本小学生处境的描绘

其二,失业人口。

社会不稳定导致的失业不可能一下子降低到正常水平,而失业对社会带来的伤害,并不只是经济增速减缓这么简单。我们往往会下意识地从宏观水平来考量社会现象,在这种思维方式下,数值上1%的偏差可能并不会被认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然而失业率的定义是“在具有充分的劳动意愿及劳动能力的人中仍未有工作的人口占比”。在一个人口七千万,其中15-64岁人口占比在64%左右的国家,即使除去自然失业率的考量,1%的失业率就意味着贫穷而野蛮的社会中,存在着数以十万计有劲没处使、有家没法养,甚至因此对社会抱有负面情绪的无业游民。无论是对宏观的社会犯罪率,还是微观的居民生活而言,失业率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战争刚结束时,由于经济的崩溃,加上占领军对工业复苏计划的拖延,企业的处境一度十分尴尬,大量工人的工资被压到了无法维持生计的标线下。日本工人的平均实际工资降至战前的13%,失业率更是因此飙升至10%。

《战后日本社会观察 | 第一章:在废墟上 | 教育、就业及孤儿》

[29] 日本战后物价变化(1945-1958)

其三,战争遗孤。

战争中毁掉的房子可以重新盖,荒掉的土地可以重新耕,花掉的钱可以重新赚,但死掉的人不可能再回来。成年男性去了哪,我想不会有谁比看的懂这段汉字的人更明白。至于其他死掉的人,则多是死于前者招来的轰炸机。战争留下的不只有遗骨,还有遗孤。在荒蛮的社会环境下,亲戚们没有动机也没有精力给这些孤儿以足够的关怀,那个狂热于资本的社会更不会。我们难以想象这些遗孤在成长中会遭受多少冷眼和恶意,但我们应当明白——外界给予的所有恶意,最终都会被如数偿还。

何况,即使是有家的孩子,也要经历大人普遍作奸犯科这一负面社会环境的耳濡目染。战后日本少年犯罪的高发,正出于此。

《战后日本社会观察 | 第一章:在废墟上 | 教育、就业及孤儿》

[30] 左 被烧毁后的金阁寺 电影《炎上》中的少年罪犯林承贤

 

由此,我们大概看到了战争刚刚结束后的日本——经济上,民间正闹着饥荒,民众为了不被饿死只能寄希望于黑市,官僚利益倒是被保护得妥妥当当;生活上,饥荒结束后,食品问题由数量不足转向了质量堪忧,居住环境的剧烈恶化也没有及时得到社会重视;文化上,电视行业并不发达,文化消遣主要由质量极差的赤本漫画承担;社会间,战争遗留下的不稳定因素仍在作用……在战后混乱期,整个社会距离一塌糊涂大概并没有多么遥远。

然后,奇迹正式上演。

 

发表评论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