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真善美的《哆啦A梦》,从未在假恶丑上吝惜过笔墨。

就拿野比大雄来说,我曾经写过 《哆啦A梦》里面的人类男主角野比大雄到底是个拥有什么个性的人物? 一文来介绍他善良的光辉的一面,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只具备人性的光辉。事实上,大雄就是人类一切平凡之恶的集合体。他不做大奸大恶之事,也时常会反省,却永远无法摆脱时常将自己导向歧途的杂念,也永远无法吸取让自己受尽痛苦的教训。

正因大雄的形象这一特殊性,《哆啦A梦》多了一层教化意义。这种教化并非停留表面,告诉孩子什么事该做或不该做,而是深入内心,直接暴露故事中人物(也就是大雄)心理的弱点,揭示这些弱点如何异化人物、“毁灭”人物。当然,轻松幽默的《哆啦A梦》并不会真的将大雄“毁灭”。但轻松幽默的背后,是藤子·F·不二雄在有意无意间为这部作品注入严肃的内核。

本篇文章我想以几个故事为例,由浅入深地探讨那些缠绕在大雄身上也缠绕在我们灵魂之中的人性弱点。

 

《钱笔写出来的大富翁》(第25卷)

乍一看,这个故事只是又在教育孩子不要幻想不劳而获而已,而此类作品其实之前就出现过好几次。这也是为什么这次大雄在用道具之前还问了哆啦A梦一句话:

《善恶一念之间——《哆啦A梦》中的人性弱点》

然而相比其他作品中大雄只是一味地购物挥霍钱财,这个故事中大雄做了一件事:不惜血本地收买胖虎。

《善恶一念之间——《哆啦A梦》中的人性弱点》
《善恶一念之间——《哆啦A梦》中的人性弱点》

想想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一个十岁的孩子,平常想用零花钱买的无非是喜欢的漫画和最新的玩具。在他(以为自己)暴富以后,立刻就意识到金钱能买到的不仅是物质的享受,还有人心。

我们该说他单纯吗?可他用钱做的事情并不单纯;我们该说他世俗吗?可他收买胖虎仅仅是为了不受人欺负,又让人觉得幼稚得可笑。我想都不是,只是取之不尽的金钱异化了他的心,让他产生了自己无所不能的错觉。让一个永远活在阴影中的人突然无所不能会发生什么?他内心一直压抑的自卑感与弱势感会突然被释放,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证明自己强大的冲动以及从内心阴暗处涌动而出的报复心理。

如果说大雄拥有无限的财富还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无所不能,那不妨来看看下面这个网络上最让人钟情的道具——恶魔护照吧,相信会有不一样的发现。

 

《恶魔护照》(第13卷)

我们从来不知道这样一件道具存在的意义。它代表了纯粹的邪恶、纯粹的欲望、纯粹的兽性。在这个故事中,藤子老师放弃了旁敲侧击,直截了当地用恶魔护照将大雄变为恶魔,也毫不掩饰地让读者目睹了恶魔的行径。

有钱的大雄只让人生厌,而拥有恶魔护照的大雄却让人胆寒。很难想象平常软弱的大雄,内心竟然开始滋生抢银行、杀人、征服世界的想法。

《善恶一念之间——《哆啦A梦》中的人性弱点》

或许,越是受到压抑的人,越是不愿放过这“为所欲为”的机会。

《善恶一念之间——《哆啦A梦》中的人性弱点》

正是抱着“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想法,大雄踢翻了街道上的垃圾桶、痛揍了胖虎、掀起了静香的裙子……相比用钱笔时宣告自己的强大,恶魔护照更多地给了大雄宣泄欲望的可能。实际上,作品中举出的例子恰好代表了人类欲望的不同方面:踢垃圾桶是破坏欲、揍胖虎是暴力欲、掀裙子是色欲……每个人都拥有这些本能的欲望,只要用适当的方式宣泄或转移就可以避免其负面影响。可是,大雄一直压抑着这些欲望,却因为道具的关系挣脱了锁链,这些欲望将成为不受理性控制的野兽,带着他傀儡的肉身堕入罪恶的深渊。

《善恶一念之间——《哆啦A梦》中的人性弱点》

最后拯救大雄的,是他的道德意识和换位思考的思想。幸亏大雄本质上还是个纯洁的好少年,如果这个故事并非发生在《哆啦A梦》这样的儿童向作品,而是少年乃至青年向作品中,那么结局必然黑暗得多,也真实得多。

《善恶一念之间——《哆啦A梦》中的人性弱点》

这个故事虽然揭示了人性的阴暗面,但仍然局限于身边的小事。如果立于法外之地的大雄真的征服了世界,那又会有怎样神奇的展开呢?

 

《大雄的地底国》(第26卷)

表面来看,这个故事不过是《梦幻的小镇 大雄乐园》的翻版,讲述的是孩子们建立属于自己的美好乐园的过程。

《善恶一念之间——《哆啦A梦》中的人性弱点》

但看了上面两个故事,想必大家也能猜到,本篇延续了《哆啦A梦》的优良传统——黑化大雄。

一切的转折来自于胖虎的任性。在地底国仍然受到胖虎欺负的大雄拜托哆啦A梦拿出机器人警察“逮捕”了他,以此为契机众人召开会议制订“治国方针”。看起来一个和平民主的国家就要诞生,然而在大雄对首相职位的强烈渴望中众人看到了不妙的端倪。

《善恶一念之间——《哆啦A梦》中的人性弱点》

大雄作为一个孩子,深知其他孩子们梦想的生活是怎样的。平心而论,他提出的所谓“政策”确实是为国民在谋福祉,只是太不切实际而已。

《善恶一念之间——《哆啦A梦》中的人性弱点》

但在实现这些目标的过程中,这些愿景却又悄然变味了。

为了让国民摆脱作业的困扰,他让出木杉写完作业后给其他人抄。当出木杉义正辞严地拒绝之时,他一边说着“大家相互帮助才是民主主义”这样冠冕堂皇的话,一边用沦为他的走狗的机器警察进行震慑。或许是从中尝到了甜头,而后对待小夫和哆啦A梦时,他甚至放弃了冠冕堂皇,直接以警察的威力要挟他们服从自己的意愿。

《善恶一念之间——《哆啦A梦》中的人性弱点》

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让这个国家失去了民主,因为在他眼中自己的意志就是国民的意志。或者说,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民主还是独裁,他只会一种统治方式,那就是随心所欲。

《善恶一念之间——《哆啦A梦》中的人性弱点》
《善恶一念之间——《哆啦A梦》中的人性弱点》

他无法意识到国民正因他的剥削而受苦,因为在他看来这些辛苦都是为了国民的幸福。他不愿听到反对的意见,因为他拥有足够强力的武装警察守卫他乌托邦的虚幻之梦。他产生了自己比百姓更伟大的错觉,于是将奴役百姓、剥削国民视作自己作为统治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乃至于,他最后的目标也发生了改变。“专为孩子而建的王国”已成为过去式,现在充斥在他脑中的,是建设产业、进行外贸、积累资产——最后,让他掌握更大的权力。从开始掌握权力到成为权力的俘虏,大雄用了不到一天。

《善恶一念之间——《哆啦A梦》中的人性弱点》

最后,不甘忍受压迫的众人揭竿而起,击溃了所谓的警察,才逼得独裁者大雄乖乖就范。

《善恶一念之间——《哆啦A梦》中的人性弱点》

在这一充满政治隐喻与即视感的故事中,我们不妨特别关注一下大雄的心理活动。与《恶魔护照》相比,本篇最大的区别在于让大雄感到自己的伟大。前者是大雄为了自己的欲望主动作恶,而后者则是大雄潜意识内将欲望包装在金箔之中,以国民的幸福为幌子,以剥削他人的方式取悦自己。

主动作恶,尚可悔改;无心为奸,怎能挽回?从这一点上看,渴望“国民幸福”的大雄比脑子里想着杀人抢劫征服世界的大雄更为可怕。

权力就是这样,让人心怀惮意又趋之若鹜。

 

结语

从腰缠万贯的威力到逍遥法外的“自由”,从小奸小恶到独裁统治,大雄这个本应纯真善良的孩子在一件件道具的作用下不断展现出不为人知的阴暗面,刷新着我们对这个角色与这部作品的认知。当我们对大雄大加批判之前,我们又是否想过,自己如果与大雄处在相同的情景,能否控制自己的欲望、保存那不堪一击的理性?

或许我们会比大雄做得好一些吧!毕竟漫画中常常使用夸张的手法,大雄的反应自然也不意外。但我想任何人都不敢否认,自己的内心深处或许隐藏着一些自己都不敢触碰的禁忌之处,隐藏着生而为人无法避免的那些人性弱点。

本文发表于《哆啦A梦的壁橱》,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点赞

发表评论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