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本文写于2017年10月,作者目前对这一问题的理解和本文写作时可能会有所变化,因此请辨证阅读本篇文章。

《哆啦A梦》的迷人之处在于其多元性,这种多元性体现在作品情节、主题、价值观等诸多方面。一部面向儿童的作品竟然会出现大量福利画面,并且对这些内容毫不遮掩,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现象。然而很多人却并没有看到这一现象所蕴含的意义,甚至用恶俗的方式亵渎这部作品。因此,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让更多人了解,《哆啦A梦》中的福利到底能反映出什么。

这篇文章我是抱着严肃的态度写的,希望大家也能以严肃的态度来读。


根据我目前能找到的所有藤子·F·不二雄中文版漫画,藤子作品中第一次出现福利应该是在1969年的《牛面人的大餐》。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版本是藤子·F·不二雄后来修改过的,原先的版本对人物身体的描绘没有这么细致。

后来的部分异色短篇中也会出现一些类似的福利画面。一部分与性无关,另一部分则与性关联密切,比如这篇与《牛》时间相近的《怪杰小池》。

在此后的几年中,这样的福利画面都是异色短篇,即藤子的成人向漫画的专利。借助于这些内容,藤子·F·不二雄能够表现更深刻的主旨,探讨一些直击人性深处的内容。

比如《牛面人的大餐》,米诺雅一丝不挂地坐在盘子里不仅仅是为了逻辑的合理性。米诺雅是美的化身,她的形象从外貌到心灵都是美的。为了突出她的“美”的象征意味,藤子·F·不二雄将一位少女的裸体直接摆在了读者眼前。她美丽的面庞、优美的身形、光洁的皮肤,本应是人们审美的对象;她纯洁的心灵、活泼的性格,本应让她过上梦幻般的生活,可如今,她却成为了牛头人口中一块块鲜嫩的肉,被嚼得粉碎以后咽下肚里。

这是对美的践踏。我看过许多《牛面人的大餐》的赏析,很少有人专门分析这一点。


当然,《哆啦A梦》中福利的含义是与此有所不同的。

首先,《哆啦A梦》中第一次出现“静香洗澡”的情节是在1971年的《透视望远镜》中。不过如大家所见,这种尺度根本不能算作福利。这仅仅是一个小插曲,用以增强漫画的趣味性。

《浅谈《哆啦A梦》的福利问题》

1975年的《推迟显像抹布》,比前者更进一步。

《浅谈《哆啦A梦》的福利问题》

而到了1976年底的《室内钓鱼池》,就出现了这样的画面:

1976年左右,藤子·F·不二雄的创作发生了一次巨变,这是我曾多次提到的。此后的作品再出现静香洗澡的剧情,尺度就会大很多。此时静香洗澡的含义也更丰富了,已经成为静香人设的一部分。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

平时在大家面前温文尔雅的静香,好像没给人留下任何槽点。静香这个有点奇怪的癖好,却让人看见,她的脑子里也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她的心里也有许多其他人无法理解的秘密。她在乎自己的形象近乎到偏执的地步,有点可笑,也很可爱。这不算一个缺点,却让人感受到人物的真实性。

但是静香洗澡很多时候并没有被大雄看到,有时甚至并非剧情需要,只是出现了适合洗澡的场合,藤子·F·不二雄就把静香的裸体画出来了。

这说明,这些画面并不一定具有特定的作用,只带来单纯的审美意味。藤子·F·不二雄对女性角色是十分重视的,据说有女性角色出场的页数他会画得格外小心,多看几遍。在强调心灵美的同时,藤子·F·不二雄也不放过肉体美。仔细看,藤子笔下的美人身材都十分匀称,简单的线条勾勒出非常优美的曲线,并且几乎找不到现在流行的“巨乳”等等属性。这种线条的优美在一般的画面中也可以得以展现,但还是裸体更加明显。

除了静香,《哆啦A梦》中还有其他送过福利的女性角色,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莉露露了。

而藤子的作品中,真正把福利发扬光大的,非《超能力魔美》莫属了。得益于魔美模特的设定,这部作品部分篇章福利画面多的超出人的想象。我一开始看的时候觉得有些不适,毕竟视觉冲击感太强了。但是当我把目光集中在剧情上时,才发现这些福利带来的美感是非常独特的。《超能力魔美》这样的作品,大概在整个漫画历史上都是非常少见的。

而且在藤子·F·不二雄笔下,不同年龄段的女性画法也是不一样的。关于这些福利画面,很多人都会产生下面的疑问:

  • 这是不是色情?

显然不是。《哆啦A梦》、《超能力魔美》中这些福利画面几乎与性没有任何联系。藤子对待裸体的态度是十分开放而认真的,从来不遮遮掩掩,从来不用裸体开下流玩笑。作者坦坦荡荡地画,我们读者自然也应该坦坦荡荡地读。

而且藤子也曾在一些作品中表达过对裸体的看法。《哆啦A梦》的《腹语娃娃》就提到裸体的审美价值(虽然后面说了一堆歪理)

而《为何戏演得这么乱七八糟》也很有意思。藤子·F·不二雄引用了很多世界儿童名著:《海的女儿》、《皇帝的新衣》、《星星的硬币》……结果无论哪部作品静香最后都会裸体。那能说这些名著是色情吗?好像不大合适。只能说之所以《哆啦A梦》中的裸体会引起关注,是因为漫画本身的表达方式比文字更直接。

《超能力魔美》甚至还批判过以艺术之名宣扬色情的丑恶现象。电影社的成员邀请魔美作女主角,只是因为她作过模特,以为她“不介意裸露”。可见藤子·F·不二雄心中自有一杆秤,他明白作品中的福利该是怎样的尺度。

《浅谈《哆啦A梦》的福利问题》

关于这一点,作家小松左京解释得相当到位:

在此我要说明,藤子•F•不二雄先生以儿童漫画笔触所勾勒的魔美裸体,虽然有隆起的温润胸部,但却一点都不猥亵。有点年纪的我,将《超能力魔美》全九集放在书房中伸手可及的地方。深夜工作疲累时,我会随手抽一本起来重新翻阅。突然想起“为什么我会做这种事啊?”,我试着再次思索,才明白自己是被洋溢在这部作品里的那份纯真可爱又直率的“未成年情欲”所吸引。
话先说在前头,我绝对没有恋女童癖。我从未想过要偷窥女孩的裸体或她们更衣时的情形。在该作品中所呈现的是一种娇柔的情欲,这股情欲中飘荡着由“女童”蜕变为“女孩”,却又马上要变身为“少女”的氤氲,而我终于明白我所享受的是一份思绪,是一份爱怜那朵在情欲中即将绽放的花蕾香气的思绪。

  • 这是不是对女性的不尊重?

不是。藤子的作品中男性的裸体也并不少。早在1970年《哆啦A梦》的《古董大战》中就出现了大雄的裸体,胖虎小夫自然也不能幸免。

我们之所以只把其中女性的裸体归到“福利”,是藤子·F·不二雄的风格使然。藤子很少表现男性肉体的肌肉美、强健美,而对女性美刻画得更加细致。而且大众潜意识下会把男女区别对待,这是可以理解的。真正的不尊重是什么?是“静香是绿茶婊”等言论的大范围传播,是“原谅帽”、“是我静香不够骚”等恶俗哏的泛滥使用。

  • 这是否适合小孩子阅读?

首先,《异色短篇集》与《超能力魔美》是肯定不适合的,毕竟定位就不是儿童漫画。

关于《哆啦A梦》,这是一个众说纷纭的问题。我想结合个人感受谈谈自己的看法。

我小时候看到静香洗澡等画面时,第一反应是害臊,于是会很快翻到下一面。然而看的次数多了以后,我反而开始期待这些福利画面,有时候会对它们格外关注。要知道我那时才5、6岁,在性方面一无所知,吸引我的是什么呢?恐怕对这种美的欣赏已经保存在我们基因中了吧!但欣赏归欣赏,当时的我本能地感觉到这些内容的特殊性,从来不想让大人知道这件事。

《哆啦A梦》极大地塑造了我的价值观,而这些福利也很可能影响了我的审美。但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因为看了静香的裸体就变得猥琐,养成不良的癖好。因此我觉得,这些福利可能会对孩子造成影响,但不一定是不良影响。

之所以说不一定,是因为我只谈了我自己一个人。很多网友都说自己看的时候把持不住……

对于《哆啦A梦》新番(水田版),静香洗澡的尺度已经小了很多,顶多露个肩膀,可以放心观看。对于漫画和大山版,没有必要对这些内容耿耿于怀。一般来说,孩子看《哆啦A梦》的关注点不在这种地方,大多都会一闪而过。加上藤子·F·不二雄的笔触相当正,孩子一般不会因此对女性身体想入非非。如果实在担心,孩子小的时候可以看《哆啦A梦 彩色作品集》,等到稍大一些,明白事理以后再看经典的45卷。

《浅谈《哆啦A梦》的福利问题》

这次的文章就到这里了,希望大家看完后能有所收获。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也可以在评论区提出。

本文发表于《哆啦A梦的壁橱》,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点赞

2
发表评论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avatar
由新到旧 由旧到新 高赞优先
hamaci
hamaci

从小看哆啦A梦到大的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哈哈

怠け者

就我个人来说,小时候无论是看漫画还是看动画、电影,类似的场面我都看在眼里眨眼就忘,没什么想法,长大了更是一笑而过,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