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的印象里,《哆啦A梦》一直以来都是一部纯真、欢乐的作品。《哆啦A梦》中的世界虽然算不上理想的乌托邦,但那平静的小镇生活与刺激的大冒险交织,充实了一代代人的童年。

然而我接下来要介绍的三个故事,兴许能颠覆许多人的想象。

这三个故事分别刊载于《电视君》的1976年12月号、1977年6月号、8月号别册附录,此前都未曾收入任何单行本,直到《藤子·F·不二雄大全集 哆啦A梦》第18册出版,我们才有机会揭开它们神秘的面纱。

《电视君(てれびくん)》是小学馆发行的面向学龄前男孩的漫画杂志,按理来说其内容应该非常和谐;而1977年左右《哆啦A梦》渐趋成熟,藤子同时期开始连载的《超能力魔美》等作品也足以体现他作为从业二十余年的漫画家的素质。然而这三个故事虽然打着低龄向的招牌,却加入了色情、猎奇等元素,并且剧情荒诞,人物形象与价值观也有不少需要商榷之处。总而言之,它们与《哆啦A梦》整体的氛围格格不入,可以说是真实版的“都市传说”。


要向大家介绍的第一个故事《用“如果电话亭”让昼夜颠倒》,也是《哆啦A梦》连载于《电视君》上的第一个故事。分镜采用了每页三排而非藤子惯用的四排,人物的头身比格外的大,这都符合杂志的低龄化定位

《“异色”的哆啦A梦》

故事的开头没有什么特别的,静香找大雄一起上学的情节虽然与一般设定不符,但也可以接受。然而当“如果电话亭”起了作用之后,事情就变得有些奇怪了。

《“异色”的哆啦A梦》

面向学龄前儿童的作品,竟然毫不避讳地出现了成人节目!这在《哆啦A梦》乃至藤子·F·不二雄所有作品中都是几乎不存在的现象。其实《哆啦A梦》和《大耳鼠芝比》都出现过成人杂志,但那些作品一来受众的年龄段更高,二来只是一笔带过,三来都是偷偷摸摸所为。而这个故事中,大雄就这样明目张胆地观看成人节目,他的父母是怎样反应的呢?

《“异色”的哆啦A梦》

父母只是认为“小孩子这么晚了不能看电视”,似乎看的是什么内容根本不重要一样。随后他们就坐在了电视机前开始观看,看的是什么节目……谁知道呢?

既然明明知道是面向低龄儿童的作品,藤子为什么又要加入色情元素呢?他就不怕对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吗?这个问题我们无法回答。

实际上,这个故事的风格还算是比较“温和”的,将这些细节做一定修改还是比较适合孩子阅读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故事在下个月就会迎来动画改编,我们可以拭目以待制作组会对作品作出怎样的处理。

《昼夜颠倒》只是藤子·F·不二雄“放飞自我”的开始。

此后连续4个月的作品无论是画风还是剧情都几乎保持了与学年志上的作品基本一致的风格,甚至有偏高年级向的趋势。《无人岛翘家记》、《翻花绳的世界》这样的作品,都可以称之为整个系列中的杰作。

《“异色”的哆啦A梦》

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到了1977年6月号(5月号为他人代笔),藤子并没有继续创作这一类更符合读者口味的作品,而是回到了《昼夜颠倒》的风格……不,比那个故事的风格更加诡异。


《分解起子》被一些哆啦迷称为“《哆啦A梦》最没下限的故事”,其主要原因在于其中涉及人体的分解与重组,对孩子来说过于猎奇。尽管这里的分解是道具效果而非血腥事件,但看着大雄的四肢在地面上爬动仍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异色”的哆啦A梦》

作品中还涉及肢体的重组。《哆啦A梦》的画风较为符号化,因此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并不大。但试想一下,现实之中看到一个人的胯部与手臂相连,还在地上活蹦乱跳,你的第一反应是觉得好玩还是可怕呢?

《“异色”的哆啦A梦》

但这些并不是这个故事最诡异的地方。最令人胆战的是,故事中的人物面对残缺的肢体时的态度过于随意,仿佛人的肢体就应该和机器的零件一样可以灵活拆卸。比如:哆啦A梦在妈妈需要帮手而大雄又迟迟不肯去的情况下,直接分解了大雄而把他的一只胳膊给了妈妈。

《“异色”的哆啦A梦》

包括大雄本人在内,故事中的所有人都对他身体的残缺毫不在意。被胖虎恶作剧的自行车车主和轿车车主甚至想到要把大雄身体的一部分当作“人质”,要挟他赔偿自己的损失。

《“异色”的哆啦A梦》

最后问题的解决方式也是十分荒诞的,大雄帮一家户主拆迁而得到一大笔钱,终于偿清了“债务”,而真正的犯人胖虎却能逍遥法外。

总的来说,这个故事的风格是非常荒诞、非常猎奇的。若是将这一设定置于少年、青年向的作品中,会是个不错的创意。然而让我们始终记住,它所连载的杂志面向的是学龄前儿童。考虑到风格的突变,我们甚至可以认为藤子是刻意把低龄的画风与猎奇的设定结合在一起的。这实在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1977年8月号的《穿上“泰山裤”大活跃》紧接着《分解起子》,继续刷新着我们对《哆啦A梦》的认识。这个故事的展开十分平常,无非是小夫炫耀后大雄不服气,要带一行人到非洲看野生动物。

《“异色”的哆啦A梦》

问题出在后面的剧情,静香、胖虎、小夫三人进入非洲丛林探险,结果被食人族俘虏。“食人族”的设定可谓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虽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种族歧视,但食人族与其他种族的人类用了完全不一样的画法,也反映了一部分刻板印象。这样的作品根本活不过日本八九十年代的黑人歧视敏感期。

《“异色”的哆啦A梦》

相比种族歧视,这个故事更大的问题在于对食人族吃人的准备描绘得过于详细,甚至出现了食人族扒光静香衣服的情节——这对于静香来说实在过于残忍了。我很怀疑这会不会给孩子留下心理阴影。

《“异色”的哆啦A梦》
《“异色”的哆啦A梦》

这个故事还有让人很难忍受的一点:我们在其中看不到任何形式的爱,几乎全部是负面情绪。一行人听小夫炫耀,感到的是嫉妒;大雄带大家去非洲,带来的是不满;静香跟着胖虎、小夫到丛林探险感到害怕,听到的是嘲笑;大雄与动物交谈,没一个好下场……就算是在静香要被吃掉时,胖虎小夫的想法也无非是:

《“异色”的哆啦A梦》

我不是第一个被吃真是太好了。

是的,我们可以说因为这是低龄向的作品,其中的人物都还不懂事。可既然是低龄向作品,不就更应该重视对孩子的教育意义吗?


至此,三篇故事已全部介绍完毕。总结一下,它们共同的问题在于在画风、分镜、人物塑造刻意低龄化的同时加入了许多儿童不宜的元素。在《泰山裤》之后,《哆啦A梦》在《电视君》上的连载终于恢复正常,在以后的日子里给整部作品贡献了不少优秀的作品,这些“异色”作品的历史告一段落。藤子·F·不二雄为什么要创作出这样的作品?是单纯的恶趣味还是另有隐情?我们无从得知。

我们现在能知道的只有一点:《哆啦A梦》并不是用一两个词语就能概括的作品。这部作品内有太多太多出人意料的东西,值得我们去探究挖掘;《哆啦A梦》也不是完美无暇的作品,其中有不少让人大跌眼镜的黑历史,让我们以批判性的眼光去看待。

《哆啦A梦》,不只有一种颜色。

参考资料

[1] 藤子·F·不二雄 《藤子·F·不二雄大全集 哆啦A梦》18卷 青文出版有限公司

本文发表于《哆啦A梦的壁橱》,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点赞

1
发表评论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avatar
由新到旧 由旧到新 高赞优先
念穗
念小穗

其实我觉得泰山裤那一篇,F老师是写实的,是很有考虑的。因为学前儿童的内心更加纯粹,对于生死其实没有那么多想法。就好比妈妈讲的鬼故事里面谁谁被老妖婆吃掉了。被吃掉之前把衣服脱了,用刀切了再煮,然后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其实是把被抓了,然后要被吃了这一事件描写清楚。这才是学前娃娃单纯的思想。我想F老师是想给学前娃娃讲故事。单纯的顺其自然的故事。这样的描写是适合学前儿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