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写此文的起因

Bilibili有全套大山25部剧场版,这些剧场版因为年代久远,即使哆啦a梦名声在外,人气也相当一般。往往单部剧场版的播放量在四五十万左右,至于评论数,也大多在几百条左右。与播放量呈正相关关系——某种意义上这也是视频播放站的一般规律,不足为奇。

然则其中有一个相当奇特的存在,1992年的云之王国:播放量仅三十余万,但评论数却达到了惊人的一千一百条,弹幕数更是达到了惊人的一万四千条。相比之下,弹幕数一万七千条的猫狗时空传播放量则有五十余万,评论数则只有七千条,不如云之国远矣。

云之国的反常勾起了笔者的兴趣,让我对评论区的观点做了一个简单的统计和梳理,各路观点战做一团:有言天上人是讽刺者,有言人类活该者,有言盗猎者做得对者,亦有言这只是部环保片不要做过度解读者。没有一个观点能够完全服众,而是夹着各路的私货互相。令人不禁感叹此景正应了所谓辐射里那句“War,war never changes”的名言。

考虑到b站用户的平均年龄,似乎也不能指望太多。怀着这样的心理,我不由得点开了豆瓣,期待得到更好的解答。

与b站战做一团不同,豆瓣云之国的评论区则是一派清新,盛赞其领先国内的环保意识,对人们要保护环境的重视,环保意识超越国内动画多少年云云——简而言之就是定论其为一部深刻的环保教育片。

一部深刻的环保教育片……吗?如此定论似乎也不是说不过去,然而老师曾说过“真是一部难写的原作”。环保在老师的作品中绝不鲜见,且在大长篇中出现过不止一次,为何唯独此篇“难写”?

怀揣着如此的疑虑,笔者开始重新审视云之国这部漫画。并尝试对这部漫画做出一个相对客观的解答——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尤其是考虑到亲王力作<机器猫>看阶级斗争残酷本质》乃是讽刺“过度解读预设立场”这一行为的名篇。如若没有相对充足的依据,就冒冒失失落笔成文的话,不过是徒惹人笑耳。因此我尽力尝试做到有论据可依,谁成想一下子写成了臃肿不堪的九十年代剧场版梳理与回顾,纵使如此论述中也有大量的猜想和推演,如果有人愿意指正并能提出更好的建议与资料的话,那便再好不过了。

(文章中视藤子老师的漫画单行本为最优先分析材料,电影与连载版等仅作对比参考)

 

总论:

先上文章结论:90年代的相当一部分剧场版是80年代剧场版主题与内容的延展与引申。其中动物行星、云之国与白金迷宫为大魔境的延伸,主要探讨乌托邦这一命题。创世纪日记、钥匙城为恐龙骑士的延伸,核心为探讨神(此处特指闪族三教中的耶和华)这一命题

 

上篇:桃源不再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此人,咸来问讯。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间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皆叹惋。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数日,辞去。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

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桃花源记》

 

毫无疑问,老师——或者推而广之,绝大部分文艺工作者——是有桃花源情结的。老师相当喜欢设计一个偏居世界一隅,与已知世界相隔绝的文明社会,短片里体现在《异说俱乐部徽章》、《野犬“一郎”之国》与《龙宫城里的八天》。前两个多少还不明显,但是《龙宫城中的八天》则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老师当时的理想桃源:与世隔绝,厌恶战争且技术发达(重要性从低到高)。《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这种思想在长篇则集中体现在大魔境上:保湾湖一世因为厌恶战争,认为武器无止境的发展只会带来毁灭,因此下令禁止封存了一切关于武器的研究,并建立了巨神像,以此为持了五千年的和平,直到有打算侵略外界的野心家出现……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当然,大魔境的核心是秘境冒险以及友情,汪汪国主要是作为冒险的舞台而存在,所以刻意回避了一个问题:倘若这个与世无争的小国被外界发现后,又该如何呢?

这件事反映了八十年代的一个创作特点:刻意回避了异质文明间的冲突,大魔境,海底鬼岩城,宇宙小战争与恐龙骑士中的反派皆未对人类社会抱有明确敌意,也缺乏交流的欲望。更倾向于继续与世隔绝,也因此,桃花源得以存在。

(鬼岩城中的海底人对人类社会的态度更接近圣清的“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产藉外夷货物以通有无”;魔界中则未明确刻画魔族社会,而是以rpg闯关模式进行描写;至于铁人兵团,一则只描绘军团,未描绘麦加托比亚的社会,强调的是共同性而非差异性,二则虽然麦加托比亚对人类社会存有敌意,但是通过镜面世界隔断了其与人类社会间的冲突)

但如果冲突不可避免之时,桃源又该如何存在呢?

 

1.动物行星——当浓雾散去之时:

大魔境里的汪汪国,因常年被浓雾笼罩而躲过了卫星的观察。但是到了22世纪,家用卫星都能防雾了,那么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个问题:随着科技的发展,汪汪国终有一天会被发现的,那么凭着五千年的喷火车和飞天船,他们又该如何自保呢?汪汪湖一世的决定真的贤明吗?

这个问题的解答就是动物行星。

动物行星,对比大山剧场版和原版单行本,会发现两个很有意思的点:其一:大山版里后山的开发最终被成功抵制,而在原作单行本里并未提到。其二:最终决战大山版电影里用哆啦a梦的道具成功扑灭了大火,而在单行本里是联邦警察的飞船扑灭了大火,并且之前出现了尼姆盖的坦克成功压制了哆啦a梦一方。

从这两点我们可以看出,大山版里反派的攻击最终都被我方成功化解,而在单行本里并没有。

这两点似乎微不足道,但是假如我们将动物行星视作大魔境的延伸,即当浓雾散去,汪汪国不得不直面人类社会时的推演呢?由下图的对比我们可以发现汪汪国与动物行星的高度相似性以及引导出的不同结局:贤明的汪汪湖一世作下的禁止发展武器的决定,在动物行星的神口中说出来,反而成了动物乌托邦的催命符。大魔境中指引主角团的预言,在动物惑星中变转成神谕的姿态出现以后并未彻底击败尼姆盖,森林之王依旧抵不过尼姆盖坦克的轰炸与喷火……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另外一个佐证是藤子老师对自己的吐槽:狗是不可能进化成直立行走的,后腿关节和手就不同,更不要提伪装成普通狗了……)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我 黑 我 自 己)

是的,我们可以这么解读:动物行星即更加理想状态化的汪汪国,甚而可以说是藤子老师理想中的乌托邦,而尼姆盖则是武器发展到极致后崩溃却依旧死性不改的人类社会,是老师心中人类最悲哀的结局之一。而当两种异质文明相互碰撞后——至少在单行本里的结果不是很美好,不得不依靠机械降神天降联邦警察尴尬收场……

从这个角度来解读,笔者不得不遗憾的认为,某种意义上动物行星作为大魔境的延伸不甚成功,甚至可以说是失败的。当笼罩在桃花源头上的浓雾散去之后,桃花源中的人才会发现:自己如此脆弱,脆弱且无力,自己为了拒绝战争,放弃了暴力,结果却带来了被外界暴力的凌虐;自己遵循信仰的指引,现实却告知你的信仰对外来的这一切无能为力;自己为了避免恐怖,拒绝对外探索,外界的恐怖却不期而至……世界从未变得如此冷酷与无奈。对于这一切的一切,除了拉出另外一批强大但是非常善良的联邦警察查水表尴尬的宣称尼姆盖是坏人我们也要像你们一样建立乌托邦以外,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唯有寄语蓝天。

 

2.云之国——寄语蓝天,云向何方:

寄语蓝天。

于是我们有了云之国。

如果说动物行星是大魔境的延伸,那么云之国则是动物行星的延伸:假设乌托邦弥补了以上的缺陷,不但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而且积极对外呢?

于是我们有了天空之城哥伦比亚: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啊不,是云之国: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要分析云之国,我们必须要先解析藤子老师对天上人的立场:笔者可以肯定的说,老师是对天上人持批判态度的,对此笔者将从一个情节进行切入:那便是天上人帕尔帕尔带静虎夫一行人观看天国的诞生音乐剧。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我们都知道,老师是一个非常具有科学精神的人,在老师指导的前十七部剧场版中,对于冒险所在的世界设定,都是非常科学的:隔离进化,科学家制造出来,外星生物,如果电话亭产物。然而此篇却反其道而行之,在讲述天上人起源时却故意讲了一段神话,而且用了极其童话式的表现形式:从贝壳中诞生的生物,纯洁无辜的白王夫妇与丧心病狂的其他诸王,在神的指引下于空无一物的云朵上建立天国。这一段是极其非现实的,尤其是当与天上人的高科技社会进行比对时。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孽。三体中云天明费尽力气见程心一面,却故意讲了三个与自己创作的童话故事——目的就是为了传达降维打击,曲率飞船,以及……死神永生。那么老师不惜花费巨大的篇幅(剧场版篇幅极其紧凑,不可能随便塞东西拖时间)扯一段完全超现实的神话又是为了什么呢?

最简单的目的自然就是为了引出诺亚计划,但是仅仅为了引出诺亚计划完全不需要这么大篇幅,所以更深一层次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是为了引出与强调“神”与“天国”。

对于“神”尤其是闪族三教所崇拜的雅威这种神,老师一向是持揶揄讽刺态度的,那么对于自认神眷的天上人的态度,自然不言而喻。不过关于老师对于雅威的态度我们在阐述龙骑士——创世日记——发条都市这条线时在进行分析,我们继续讨论天国。

桃花源,乌托邦以及香格里拉。多少还是先人们对于理想社会以及世界宁静一隅的寄托。而“天国”则更进一步,直接披上了一层神圣的色彩。与之对应的是儒家的“大同”,佛家的“西方极乐净土”,西方学者口中的“历史的终结”。乃指人类所能达到的至高,至理想的社会状态。

那么,在老师的笔下,这些天上人建立的“天国”又是怎样的光景呢?

对地上人发展技术(哪怕是发展保护环境的技术)的敌视: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人身软禁以及监视: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跨境执法: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公平公正公开(当事人除外)的审判: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另外注意和“传闻中的地上人不一样”,那么传闻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请看音乐剧《天国的诞生》……

对他国高科技产业密切关注,人身监控,跨境执法,公平公正公开(当事人除外)的审判,优秀的宣传水平,可知天上人所建立的国度确实是天国了。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如果仅仅分析到这里,得出天上人其实是反派的结论。那么这段分析云之王国的文字似乎也可以改改,结合时事热点,混点入关学发布到uc新闻上《震惊,这部无人不知的童年经典其真相居然是这样》混一波点击量和稿费和一波“原来如此”的赞叹评论。

然而仅仅如此吗?仅仅可以归结为“天上人其实是大反派,大雄和他的小伙伴们通过努力战斗挫败了天上人的阴谋最终拯救了地球”吗?

当然不能。

因为天上人高高在上对地上人的抹黑与歧视是真的,丧心病狂的诺亚计划也是真的。

但是天上人对保护野生动物的努力也是真的,对环境保护的重视也是真的,因为地上人的环境污染被迫大量移民也是真的。

地上人有大雄一行心系环境的人是真的,对环境保护也在逐渐采取措施也是真的。

但是地上人依旧在不断破坏环境也是真的,不断挤占其他种群的生存空间也是真的,对动物的残忍猎杀也是真的,偷猎者对能源州开的那一炮也是真的。

(补充论证一下:天上人确实存在大量移民的状况,这点真实无虚,移民并不是一件秘密的事,尤其是大量的移民,很难作为阴谋论进行解释,无法复制董卓三千兵马镇洛阳那种操作。更何况有少人的中央广场作为辅助论证。另外再考虑到移民不是旅游,不存在随随便便反复横跳的操作。任何人在做相应决策时都会认真考虑过,所以环境急剧恶化绝对是重大考虑因素。而地上人对环境的破坏也存在多方面印证——从审判上的一系列证人再到)

如果说之前的动物行星还带着“桃源”无罪,只是不小心被打破了隔阂,被歹恶之徒所看上的无辜受害者的被动感的话。云之国则通过诺亚计划直率的宣告:所谓与世隔绝的“桃花源”已然不存。当文明发生冲突之时,不但施虐者即将变成受害者,同时受害者亦将变成施虐者。

两种文明之间不再有谁善谁恶,取而代之的是生存的边界。

由此,云之国的真正主旨也就此明晰:文明(及种群)之间的共存。

这个命题在某种意义上是对之前剧场版主题的进一步超越:在之前的剧场版中,我们大可以嘲笑胖脸狗的狂妄;批判铁人兵团的残暴;痛斥尼姆盖的贪婪。因为我们问心无愧。

但是面临天上人的审判,我们当真能做到问心无愧么?

有必要再度强调一遍:桃源已然不再。动物行星宣告了桃源的脆弱与不堪,最后不得不通过机械降神的方式狼狈收尾,尴尬的宣称不该放弃桃源之梦。

但是在已经论证桃源之梦破碎之后,还应该继续写着这虚假的梦吗?

或者彻底放弃桃源之梦,转而指向赤裸裸的社会达尔文主义?

打破范式是一件痛苦的事,但是创作者们必须要脱离舒适区,去直面一些问题。伟大的创作从来都是在痛苦与挣扎中完成的。所幸的是云之国就是这样一部作品。对于桃源不再,文明冲突的大问题,老师并没有回避,而是给出了不够完美,但是却足以称之为问心无愧的回答:

“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最艰难的事情莫过于此,单单宣传爱与正义并不是什么难事,单单宣传世界的黑暗与无奈更不是什么难事。最难的事情莫过于在告知了世界的一切黑暗之后,却仍旧要坚定的说出:“我依旧爱着这个世界”。

云之国就是这样的作品……并不避讳人类的问题,也不刻意美化天上人的所作所为。双方都有这样那样的无奈与疯狂,因为地上人的贪婪与破坏,天上人制定了诺亚计划,为了抵御天上人的大洪水,机器猫一方启用了还原性气体以期达到威慑,却又因为己方贪婪的偷猎者的夺权而对能源州发动了打击,使双方关系擦枪走火无法谈判……

而最后的结局,便是能源州与云之国一同毁灭,发动打击的偷猎者束手就擒,提出威慑设想的机器猫昏迷不醒。

我等皆为自身立场而战,到最后却皆伤痕累累。欲靠武力毁灭他人者自身被更强的武力毁灭,欲以武力威慑制造平衡者自身却成了动乱之源。所谓自业自得,无过于此。

所有妄图以武力压迫/对抗为手段来解决文明冲突的存在,最终结果无一例外地都会导向毁灭。

所以解决的方案是什么呢?

就像野比大雄对小人们,对渡渡鸟们,对树小子,对帕尔帕尔所做的一样,爱,交流与理解。

这又重新回到了机器猫的主题之一。

这并不是为了圆场而圆场强行树立的三观,而是在经历了痛与悔,见识了战火尽头的虚无之后的沉痛总结:

关起门来搞小小桃源是不成的,靠武力当人上人造天国也是不成的,靠着大蘑菇强行裱糊的和平更是笑话,只有所有人共同努力,才能真正的抓住天国的梦想。

所有生命共存的天国。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老师始终还是相信人类的,相信人类会一点点改变自己,相信未来的下一代会比我们做得更好,相信天国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实现。

只是几十年后的现在和可能的未来里我们还有没有勇气说对的起老师的期待吗?

 

3.白金迷宫:对科技的迷思与最后的解答

应该说,在云之国将最难啃完的骨头啃下之后,白金迷宫的创作是相对放松的,主要是对云之国留下的问题进行一些简单的收尾,这里就相对简单解构一下:

在基本结束了对于文明共存的讨论后,老师就设计了查摩查星——一个不存在外敌与侵略思想的世界,来作为讨论的基础。

讨论什么呢?

对于唯科技论与享乐主义的反思。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查摩查星作为一个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生活条件极其优渥,无需任何劳动的社会,作为他者的野比一行人第一反应就是:“这是天国吧”——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大部分人尤其是漫画所面向读者群(少年儿童)对于天国的第一反应和印象: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享乐。然而随即老师便立刻指出了这种社会的导向:在这种社会中人类就变成了丧失了进取心与意志的一无所是的废物,最后轻而易举的被机器人所取代。同时万能的机器猫也在这一部中长期下线,使得四人组不得不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决问题。

这不仅是对与“天国”在内部建设中的讨论与反思:即对最容易导向的唯科技论(指认为科技发展能解决一切社会问题)及享乐主义的批评。同时亦是对外界人士对机器猫的批评的集中回应:

机器猫的道具不过是给日常生活带来不可思议的存在而已,人终究还是要靠自己来解决生活中的困难与不如意的。

道具终究只是道具而已,最终的落脚点还是在“人的努力与奋进”这一本身上。这是白金迷宫的主旨,也是在云之国对“天国”这一概念进行外部环境相关的论述后,对“天国”的内部问题进行分析与讨论,来进行对应和收尾。

另外在白金迷宫的最后,则是对云之国的另外一个假设进行收尾:“爱与理解固然是好,可是假如没有偷猎者,并且天上人当真丧心病狂,无论如何也要毁灭地上人的话,那机器猫又该不该按下发射钮呢?”

我想,拿波奇斯特拉的结局已经说明了一切: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总结:从桃源到天国

在大魔境建立的桃源,到了动物行星就被摧毁的荡然无存,再到云之国高高在上的“天国”,又换到白金迷宫中堕落狂欢的“天国”。“桃花源”的寄托逐步崩溃,而“天国”的理想冉冉升起。

传统的知识分子们喜欢“桃花源”简直是理所应当的,因为愈是了解愈多,越能体会到现实的无力,愈喜欢嘲笑所谓“天国”不过是群氓口中和“白莲弥勒,无生老母”一样的玩意。但是人终究是要有所寄托的,所以往往会拿“小国寡民,愚钝质朴”的桃源来求一时脱身,古时尚可拿“山高皇帝远”来劝慰自己尚有存在可能,而在工地理大发现及工业革命数百年后的今天,“桃源”未免也堕到和“雅威”一般可笑的地步了。

而桃源既已不存,那面对这无力的现实,又该如何呢?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既然桃源已经不在,那么我们也就只能直面现实,将现实建设成天国。

从“桃源”到“天国”这就是藤子·f·不二雄老师给出的答案。

 

下篇:巴别塔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

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

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作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

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

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

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作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

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

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

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

——《圣经·旧约·创世纪-第十一章第九节》

 

上篇:从恐龙到昆虫

老师对雅威应当是有浓厚兴趣的。

姑且将短篇里的上帝套装等元素排除在外,单论机器猫大长篇:从恐龙骑士中的神,到动物行星中的神,再到创世纪日记中野比大雄直接成为了创世神,甚而在钥匙城中,让“播种者”这个近似上帝中的人物登场。“雅威”这个概念,在长篇中出现的相当频繁。

然而,频繁并不代表持正面态度,老师对于圣经中那个霸道傲慢气量狭小的雅威,显然并不抱什么好感,更遑论拿着所谓“雅威的选民”自傲的某些民族了。

龙骑士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在龙骑士全篇中反复出现的一个词就是“神”,恐龙人对神的信仰是虔诚的,甚至在面对那场大灾难时,也反复说“神不会做那么残酷的事”——事实也的确如此,虽然某种意义上真相更加黑色幽默:天外的陨石直接砸向地面带来了第五次生物大灭绝,然后好巧不巧是哆啦a梦一群人拯救了恐龙阴差阳错的当上了恐龙人中的神之使者……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如果说创作恐龙骑士时老师多少还是带着调侃的心态去创作,那么创世纪日记,则直接将“神明”本身代入到了矛盾的焦点之中。

某种意义上昆虫人的处境和恐龙人极其相似:曾经的地面霸主因为不可抗原因缩居地下进化出了文明,然后日思夜想克复故土。

不同点在于:恐龙骑士中回避掉的问题,在创世纪日记中实打实的被摆了出来:让恐龙人缩居地下的是陨石,而让昆虫人缩居地下的则是实打实的神明;恐龙人与地上文明是相安无事两不相扰,而昆虫人则开始受人类勘探之困;恐龙人想的不过是做着圣船穿越虫洞再造澳宋(恐龙帝国),而昆虫人则是厉兵秣马克复中原(地上世界)。(这也算是上篇文明冲突的一个佐证)

创世纪日记的明线是文明演化,这一点很好看出来,而创世纪日记的暗线,我个人认为则是通过昆虫人以及前面的一些小故事,来解构神明,祛除披在神明身上的神圣光环:

如果真的有创世神存在,它也未必是全知全能的,它也许偷懒让地球被太阳吞噬,也许会笨手笨脚做一个不完美的地球,甚至扶持一个物种,打压另外一个物种,也仅仅只是因为要做一个足够好看的观察日志。

甚至最后创世神野比大雄也亲口承认:自己创造的,不完美的地球给冲突的双方带来了困扰,并请求诸位忘记他的存在。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这与之前宗教战争双方各自宣称“为了神明”而相互残杀联系,又显得何等荒谬?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老师通过野比大雄这样一个不完美的人物来执行创世神的任务,除了贴近读者,吸引读者往下读之外,多少也有着借野比大雄这样一个缺点浑身的人物,来反讽所谓全知全能而又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雅威的意思在里面吧。

 

下篇:发条中的可能性

上篇已经谈到过,老师在创世纪日记中解构了神明,祛除了披在神明身上的神圣外衣。所谓尼采高呼“上帝已死”,那么,人类的能力的边界,又在何方。或者换一种比喻,当人类拥有神一样的伟力时,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耶和华因为看不惯想要建造巴别塔欲与神明比肩的人类,于是变乱人世的口音,将人类打散离乱,造不得巴别塔,使耶和华之名永远悬在人类的头上。

而从创世纪日记中我们知道,雅威已死。那么再也没有能阻止人类制造巴别塔的存在了。那么,倘若人类真的制造出了巴别塔呢?

于是我们有了发条都市。

解析发条都市是一个痛苦的事,因为我们都知道老师就是在创作钥匙城的过程中去世的,剩下一大部分是由芝山努和麦原伸太郎接手并根据老师遗留下来的笔记完成。因此,我们很难说有多少是老师的本意,有多少则是后辈们的自由发挥产物。在此姑且根据切实可靠的资料,进行分析推论。

先说结论:发条都市的基本设定(植物行星,播种者)应当保持不变,但是故事的发展方向和立意应当和原设差距极大。

我们目前知道三点:

  1. 前22页是由藤子老师亲自绘制完成,并且老师留下了前60多页的草稿
  2. 老师留下了笔记并告知了大纲给制作组
  3. 预告中的反派和实际的反派有极大出入

注意第三点,这点很关键,也是破局的关键之一,根据哆啦a梦wiki记载:在corocoro中连载时的提前预告里,最后的敌人是“鉱石人间”,但是在最后的本篇里没有登场。

“鉱石人间”

这个反派机翻过来就是“矿石人”

矿石人。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发条都市中的矿石人,不就只有一个吗?

不就是播种者吗?!!!

对,如果这个预告成立的话,那么矿石人——也就是播种者,才是最终的反派!而不是复制人军团!

当然,孤证不立,我们不能简单的就归结为反派就是播种者,我们应该寻找更多的佐证。

最大的佐证就是“生命之钥”与“蛋复制镜”

在单行本中,生命之钥和蛋复制镜仅仅是用来引起剧情的引子,然而,如果我们认真思考一下他们的功能的话:

生命之钥:赐予无生命者以生命

蛋复制镜:记录生命体的特征,并产出能孵化出与生命体高度相似的生命体。

这不就是米勒实验与克隆吗?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注1:米勒模拟实验(Miller–Urey experiment)一种模拟在原始地球还原性大气中进行雷鸣闪电能产生有机物(特别是氨基酸),以论证生命起源的化学进化过程的实验。1953年由美国芝加哥大学研究生米勒(S.L.Miller)在其导师尤利(H.C.Urey)指导下完成。)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注2:克隆,就是无性繁殖,好吧这个不需要科普,这里重点说的是虽然克隆羊多利是在97年才正式公布的,但是之前已经有过克隆青蛙鲫鱼等的成功例子了,克隆技术的历史其实远比普通人所认知的要久远……)

这俩指向的是什么?

不就是创造与繁衍生命吗!

这是对“上帝造物”说最直接的驳斥!

或者换一种话说……人类已经踏入了生命的禁区,摸到了雅威的权柄。

在联系播种者,如何能让播种者成为最终反派?

那自然是要接触到播种者的权柄:创造生命!甚至还有一段情节:播种者劈下落雷,赐予了小猪公仔智慧,而哆啦a梦则用相同的手段,赐予了另外一只小猪公仔生命。

智慧,这就是赤裸裸的基督教内容了:亚当夏娃偷吃智慧之果,被逐出伊甸园。可见掌握智慧也是雅威权柄之一,而人类的科技已经能够赐予其他物种智慧了。相对于“破坏环境”,显然只有对生命禁区的触碰才能真正的激怒播种者。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所以容我在这里做一个狂放的猜测:发条都市的主线和立意绝对不是对抗鬼五郎军团和保护环境,而是对抗播种者与对克隆技术的探讨!只有这样发条都市的核心设定播种者与生命之钥及蛋复制镜才能联系起来!

只可惜随着老师的离世,这一切都无从得知了。

如果要我猜测发条都市的结局的话,我会猜测是:野比大雄,植物星上的植物们以及痣五郎一起,调停播种者一方和哆啦a梦及鬼五郎一方的冲突。原因则是:生命本身就是伟大的,不会受任何一方的控制,无论是播种者,还是人类。原因若是展开来说,将又会是一篇雄文,但是如果简要概括的话,我觉得一幅图足矣:

《桃花源与巴别塔——对哆啦a梦九十年代剧场版的分析与推测》

他们终究会懂得正确的使用生命。

 

结语

我们再也无法看到发条都市的真正结局了。

正如我们看不到火鸟大地篇一样。

大地篇将是虫师对火鸟的最终总结,而发条都市呢?这可以说是哆啦a梦宇宙里第一次出现一个接近于神的存在,借用某位网友的话说:“有种世界观彻底揭开的感觉”。只可惜随着这两人的逝去,我们再也不知道最终的结局了。

或许,我想,真的有某种冥冥中监视一切的存在,用这两人的离世给他们所讨论的主题以真正的结局:不完美的无限可能性?

每个人心中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大地篇,正如同,每一年推出的哆啦a梦剧场版一样,都是每一个人对f作品的解读。

或许正是因为不完美,这些作品才会到今天仍旧有着惊人的生命力?正如同生命一样:每个生命都是不完美的,但是正是因为这些不完美的生命,生物圈才能生生不息繁殖演化,直到今天?

谁知道呢?所谓“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世间之事,大抵如此吧。

 

——于庚子年正月初一凌晨五点四十八分作。

 

本文发表于《哆啦A梦的壁橱》,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点赞

发表评论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avatar